Home/遭遇/Article

4 月 22, 2023 235 0 Holly Rodriguez
遭遇

當無神論者聽到天主的聲音時

藝術家霍莉·羅德里格斯(Holly Rodriguez)一生都是無神論者,從未想,也從未考慮過加入任何宗教甚至去教堂,但有一天……

那是二零一六年十二月的一個冬天的早晨,我醒來時只想照平時一樣喝一杯咖啡。我一生都是無神論者。我從來沒有想過天主,當然也從來沒有考慮過加入任何宗教或去教堂。然而,在那一天,我莫名其妙地感到一種想去教堂的慾望。在我的生活中,沒有什麼不尋常的事情導致這種突然的改變。作為自由藝術家,我一直在英國肯特郡的一個海濱小鎮過著相當正常和安靜的生活。

我搜索了當天開放附近的教堂,在步行距離內找到了一座羅馬天主堂。這真是一個驚喜,雖然我多次經過那個地區,但我以前從未注意到這教堂的存在。我即時頓悟到:若我們以封閉的心走在人生的道路上時,對近距離的天主原來可以完全視而不見的。

回覆的電話鈴聲

我打電話給這教堂,一位親善的女士接聽,她自我介紹說是堂區秘書,我問了她一些問題,她很樂意地回答。她告訴我教堂是天主教的,她會告訴神父我打過電話來,之後我們說了再見。我當時很害羞,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我一直是那種喜歡在做決定前多作瞭解情況的人。我不知道天主教會是什麼,以前也從未見過神父。我決定請一天假去瞭解天主教信仰,所以在維基百科上閱讀了幾個小時。

這時我的手機響了。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和藹的聲音——一位神父,他自我介紹為馬克神父。他非常友善和熱情,這讓我感到震驚。我一生中從未遇到過如此渴望見到我並歡迎我的人。我們安排了第二天的時間到教堂會面。當我到達時,馬克神父穿著他的神父衣在那裡迎接我。這是我第一次親眼見到一位神父,我記得我真的被他的神父長衣迷住了。我從來沒有想過神父是什麼樣子的。我只是偶爾在電視新聞中短暫地看到教宗而已。

馬克神父和我坐在一起,我們聊了幾個小時,然後他邀請我參加慕道班。他還建議立即開始參與彌撒,而我也照做了。我記得我第一次參與彌撒就是在將臨期的喜樂主日,我坐在最前面的長椅上,對禮儀一無所知。我周圍的每個人都站著,然後坐下,之後又站著,有時跪下,背誦信經和其他祈禱文。我是新來的,發現這有點嚇人,但也令人著迷和耐人尋味。我盡所能地留意,其他人正在做的事情。神父穿著一件美麗的玫瑰祭衣,看起來非常華麗和精緻。他在祭壇上唱誦聖詠,我仔細觀察和聆聽,香火充滿了教堂。那是一場非常美麗的英文彌撒,從那時起,我知道我會繼續到來。

直擊內心深處

我非常喜歡參與彌撒,我每個週末都回去,甚至開始參加平日彌撒。我對耶穌的愛在每一次相遇中增長。在我的第一個平安夜彌撒中,神父溫柔地抬著聖嬰像,包裹在他象牙色的緞子裡,就像神父拿著聖體架一樣。當他在聖詠的歌聲中和聖嬰一起在教堂裡轉來轉去時,我感動得熱淚盈眶,覺得這太可愛了。我一生中從未見過這樣的事情。

當我準備加入入天主教時,我用了很多時間在家裡閱讀,特別是教區神父給我的教理問答。在我受洗前一週,有人告訴我我需要在堅振時選擇一位聖人。然而,有成千上萬的聖人,我不知道該如何從他們中挑選。除了聖女斐肋米纳,我對他們一無所知,若不是因為神父在一個星期天的講直中說到她的事蹟,我都不認識她。因著天主的旨意,我在堂區咖啡館做志願者時見到了一本引人入勝的書,“內部城堡”。它是由一位我以前從未聽說過的西班牙聖人寫的——加爾默羅修女,阿維拉的聖德蘭。由於我有西班牙血統,儘管我對她瞭解不多,我選擇了她作為我的主保聖人。

最後,在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五日的復活節守夜彌撒中,我受洗並被確認加入天主教會。我非常興奮,因為我現在可以領受聖體,而不是只接受祝福。我在復活節星期天早早起床,在彌撒中與唱詩班一起唱歌。不久之後,我加入了聖母軍團,開始祈禱玫瑰經,製作玫瑰唸珠,並在鎮上做宣教工作,將離開了的天主教徒帶回參與彌撒,並與家裡的人一起祈禱玫瑰經。

聖德蘭仍然是我生活中的導師,教導我更愛耶穌,但我不知道加爾默羅人是誰,直到我加入我們的教區朝聖艾爾斯福德修道院的聖西蒙斯托克神殿,這是加爾默羅修道士的故鄉。

徹底的改變

多年後,我偶然發現了另一位西班牙人,聖施禮華,他也非常喜歡阿維拉的聖德蘭和加爾默羅會。他是主業團(Opus Dei)的創始人,主業團是天主教會內部的一個機構,我加入了主業團,其使命是為成員和神父祈禱。我感到天主呼召我去作出更深層次的承諾,但我不知道那承諾是在主業團,還是在修女的宗教生活中。一位神父朋友告訴我,我必須下定決心,選擇走哪條路,我不能永遠猶豫不決。他是對的,所以我開始禱告,禁食,聽從天主的呼召。我的生活在短時間內經歷了很多變化,我遭受了靈魂的黑夜。

我的十字架感覺很沉重,但我知道,如果我繼續堅持我的信仰,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我不得不放棄完全掌控自己生活的需要,讓天主帶路,停止違背衪的旨意。我太沉迷於自我和慾望,無法真正傾聽衪的話。當頓悟到來時,我決定放手,讓衪來到我生活中,作為獻天主的禮物,讓他帶領道路。我接受了這道理,把天主放在我們生活中,因為那是衪在那個特定時間需要我們的地方。我使自己成為天主旨意的工具。當我把自己交給衪時,天主向我表明,一切都是這樣發生的,因為衪從一開始就在呼召我。

仁慈的帶領

我不斷收到聖人的禮物,這些禮物將我帶到卡梅爾。有一天,我被一朵從水泥中生長出來的鮮豔的粉紅色玫瑰迷住了。後來我發現,今天是利修的聖德蘭的生日,她說她會送玫瑰作為天堂的標誌。同一天,我在一家世俗的香店裡,偶然發現了一盒漂亮的玫瑰香味的香,盒子上掛著利修的聖德蘭的形象。這些小跡象播下了聖召和信仰的種子。

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即將慶祝我作為天主教徒的六周年紀念日,並慶祝進入卡梅爾山聖母的神聖花園,接受這個聖召成為一名隠修女,如果天主願意的話,我一生都為教會、世界和神父祈禱。這是一段漫長的旅程,一路上我遇到了很多很了不起的人。

利修的聖德蘭稱迦密為她的沙漠,我們的主在那裡渡了四十天,沉思祂的痛苦,並與祂一起走在多洛羅薩大街上。我們一起為所有靈魂受苦的人,並向世界獻上我們的愛。

Share:

Holly Rodriguez

Holly Rodriguez is an artist and author of “Loving Christ through St. Josemaria Escriva and “The Sentinel of the Soul.” Currently she is in California, preparing to join the Carmelites as a cloistered nun. Her life story exemplifies that God doesn’t need anybody to reach out to you. He simply knocked at the door of her heart and she welcomed Hi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Lates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