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遭遇/Article

5 月 10, 2022 242 0 Mario Forte
遭遇

我是盲人但我仍然看得見

馬里奧福特在分享一個生活中奇妙的見證時笑著說:“我用信仰行走,而不是用眼睛”

我生來就患有青光眼,所以在我生命的開始,我的左眼只有部分視力,右眼視力則完全喪失。這些年來,我先後做了三十多次手術-第一次是在我只有三個月大的時候……在我七歲的時候,醫生切除了我的右眼,希望能保留我左眼的視力。十二歲的時候,我在放學回家的路上穿過街道時被一輛車撞了。當我被撞飛騰空時-我還以為自己是超人-我砰的一聲摔在地上,結果導致視網膜脫離,我有三個月的休學時間,接受了更多的手術,所以我不得重新上七年級。

一切皆可能

小時候,失明對我來說是很正常的,因為我無法把它和其他任何東西相比。但天主給了我一個洞察力。在我很小的時候,在我接受一些正式的指引之前,我就會像其他人一樣與天主交談,因為我已經習慣了與我看不見的人交談。

我只能分辨出光明和黑暗之間的區別,但有一天,在一眨眼之間,一切都變黑了-就像一盞燈被關掉了一樣。雖然我已經在完全的黑暗中生活了三十多年,但天主的恩寵賜給了我繼續前進的勇氣。現在,我看到的不是物質上的光,而是天主內的光。沒有祂,我就是一塊木頭。聖神讓一切變為可能。

有時人們甚至會忘記我是一個盲人,因為我可以在房子裏四處走動,操作電腦,照料自己。這要感謝我的父母,他們總是鼓勵我自己做事。我的父親是一名電工,他帶我到現場幫助我了解他的職業,甚至讓我安裝電源插座和開關。他教我如何有邏輯的思考,這樣我就能在出現問題時適應和即興發揮。我的母親,用她關懷,愛心的性格,為我的信心播下了種子。她能讓我們每天都一同祈禱《玫瑰經》和《慈悲串經》,所以這些祈禱被深深紮根在我的記憶中。

一次更為重要的召喚

在我十幾歲的時候,我有過一次被天主召喚的奇妙經歷。在那個階段,我的左眼上還有一些視力。一天,當我在教堂祈禱時,主祭壇突然被強烈的光芒照亮,一個來自內心的聲音溫柔的說:“來吧,到我這裏來。”這樣的事情發生了三次。從那以後,我就感到祂的手用我不配得到的愛和憐憫保護著我。

這樣的召喚讓我開始考慮,我是否有可能成為一名神父或執事。事實證明這是不現實的,但我的神學研究加深了我的信仰。在堂區神父的支持下,我開始在聖神同禱會奉獻給主的慈悲。盡管我遭受了所有的挫折,我很感激我能服務於主還有在我組織活動中認識的人們-神聖憐憫奉獻,崇拜夜和維護生命四十天-也在我的父母,姐妹和外甥女相繼離世後給了我幫助。他們已經成為了我的家人,每周幫助我處理家務和特殊的交通需求。

內心深處

我生命中最悲慘的事情不是我沒有視力,而是我失去了最親密的關係,所以我特別感激這些朋友陪我來到墓地,同我一起在我死去的至親的墳墓前用餐並且為他們的靈魂祈禱《慈悲串經》。我嘗試專注於積極的東西-我所擁有的,而不是我所缺乏的。我努力盡我所能執行天主的誡命。每天,我都決心把天主的旨意放在首位,並把福音付諸於行動。

聖保祿說過:“因為我們現今只是憑信德往來,並非憑目睹。”(格林多後書五:7)我經常開玩笑說,我真的這麼做了。那一小節說的很有力量。我們這一生看不到我們勞動的過時。在主的葡萄園工作是多麼的歡樂。耶穌為了我們遭受苦難和死亡。每個人都能這麼說。任何想認識祂的人都可以來接受主。我感激和讚美主祂已經賦予我們這樣的機會去領受祂光榮的臨在於我們的生命中。天主活的話語用複活的希望來激活我們,所以我們能夠每天生活在祂的臨在並執行他愛的指令。我要在心中歌頌吾主!

永生的神,慈悲的寶庫無窮無盡,慈悲的寶庫無窮無盡,慈悲地看著我們,加增你在我們裏面的慈悲,使我們在艱難的時刻不至於絕望,也不至於沮喪,而是以偉大的信心讓我們服從你的神聖旨意,這就是愛與慈悲本身。阿門。


文章是基於馬里奧·福特對Shalom World電視節目“勝利”的訪問。要觀看劇集,請登入:shalomworld.org/episode/mario-forte

 

Share:

Mario Forte

Mario Forte Article is based on the interview given by Mario Forte for the Shalom World TV program “Triumph”. To watch the episode visit: shalomworld.org/episode/mario-fort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Lates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