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遭遇/Article

1月 10, 2023 212 0 Keith Kelly
遭遇

受人审判,蒙神拯救

基思凯利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喝酒并尝试吸毒。他过着危险的生活方式,直到一个黑夜,他看到邪恶的眼睛盯着他

成长对我和我的兄弟姐妹来说非常困难,因为我父亲是个酒鬼,我和他的关系根本不存在。我们都以不同的方式回应父亲的酗酒问题。而我的方法是压制自己的愤怒和沮丧。为了应对这些感觉,我从小就开始喝酒,并尝试吸毒。我变得对各种形式的权威非常反抗,因此我常与西港的执法部门发生冲突,中学时更被学校开除。

在那段时间里,我开始经常感到四周有一种黑暗的临在。开始时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直觉告诉我,这是有关恶魔或邪恶的东西,但无法完全表达出来。然后我开始在晚上发作:醒来时全身瘫痪、汗流浃背。我感到房间里有一种非常可怕的黑暗的临在。我对这种存在感到窒息,并努力摆脱它。甚至有一晚,我不停地尖叫,把每个人都吵醒了。

逐个字念

一天晚上,当我照镜时我看到体内的魔鬼,这些恶魔的出现,令我的浴室发生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我所看到的很难用语言表达。那是一个非常可怕和野兽模样的我。我像听到他说︰「你的生命完了,你的生命结束了,现在我拥有你……我要摧毁你。」我经常听到这声音,听到很多针对我的威胁。

这些奇怪的经历常常让我绝望地哭泣。有一天,天主赐予我跪下的恩典。虽然我不知道天主是谁或信仰是关于什么,但我在天主教学校上学时,已经学会了「我们的天父」和「万福玛利亚」这两篇祷文。于是我就开始逐个字念「我们的天父」。祈祷的时候,我们很易倾向变得机械化及与内心脱节。那天我逐个字念出祷文时,是我真心向天父的呼求。我全心呼唤祂,求祂救我。

在我念「我们的天父」途中,我感觉到房间里有另一些东西临在……是天主的临在,我的主和天主的临在,我的天父的临在。祂的临在实在的把邪恶的临在,从我的睡房中消除。我记得我只是躺在地上,心存感激地哭泣,从那一刻起我就确定天主是我真正的天父。一种很实在、神圣的平安包围了我,我确切的感受得到。自此以后,我再也没有类似的感觉。我只是躺在那里,欣喜若狂地哭泣。

最后通牒

多年后,在我与天主同行的过程中,我了解到「我们的天父」是一篇拯救祷文。它以「…但救我们阴免于凶恶。亚孟。」结尾,这篇祷文是包含在教会的官方驱魔仪式之中。「我们的天父」祷文将受害者从附身或恶魔显现中解救出来。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一点的。从我 16 或 17 岁那时,我就开始祈祷以寻求帮助。每天晚上我都会祈祷几次,祈求天主帮助我戒毒、戒酒,让我的生活恢复正常,因为我有一宗法庭案件在审理中。我被指控犯有 11 项罪行,而我的律师非常坦率地告诉我:「你很大机会要进监牢。」

那时,父亲变得清醒了。他能够通过戒酒计划克服酒瘾。为了帮助他康复,他有一个保证人吉姆布朗协助他,吉姆在一次深刻的信仰经历后摆脱了酒瘾。从那以后,他带着一群人去默主哥耶。父亲着吉姆带我去默主哥耶。吉姆要我父亲连续十年每晚为我念玫瑰经。尽管吉姆因为知道我臭名远播而犹豫,但他给了我一个机会。

我们在 2005 年复活节期间去了默主哥耶,但我只是在喝酒,结识女孩,并没有真正参加任何活动。到了第三天,我爬上了据说是圣母玛利亚第一次在六位神视者面前显现的小山。很多人在那里有过强烈的转变经历,但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一点。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我遇到了活现的天主。我得到了信仰这份礼物。我突然间没有怀疑了。我知道天主临在,我爱上了圣母。我觉得自己被无条件地爱着,所以我走下那座山时犹如成了另一个人。

几年后,一位当年同去了默主哥耶的友人对我说:「你从那座山走下来时变得不一样了,你能够保持眼神接触,你能够自由自在、能与自己相处得很舒服,再没有那种沉重的心情,你似乎变得更快乐。」她注意到我的转变。我在救主慈悲主日前夕回到圣礼,亦是圣若望保禄二世去世的那天,我就像他浪子回头,回到天父身边。

扔回去

从默主哥耶回来两周后,我仍要面对那宗法庭案件。那时,我刚满 18 岁,即是我必须站出来为自己辩护,这件事很吓人呢。庭上有三名警卫、两名侦探、警司、法官、我的父母、我的律师和几个记者。每当我开口讲述我的故事时,警卫就会打断我说:「这家伙对社会绝对是个威胁,他需要被关起来。他非常具有破坏性,我们和他发生了多起事件。」他们一直打断我,所以我无法进入任何正题。我很紧张,但有很多人为我祈祷。

突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玛丽德文斯法官指着警卫说:「我受够了,滚出我的法庭!」他们完全惊呆了。那些警卫离开后,她只是转身对我说︰「来,告诉我你的故事。」我只是告诉她我是如何去那个叫默主哥耶的地方,以及我在那里的经历。说到一半,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当我真诚地宣称:「我真的相信天主会改变我的生命。」玛丽德文斯法官看着我的眼睛说:「我给你第二次机会。」我被判缓刑、200 小时社区服务和一年的九点宵禁。就是这样,这是我需要的生命线,我亦接受了它。

回首往事,在灵性上分析所发生的事,我觉得天主是我的审判者。是祂看到了我内心的真诚,并作出干预。玛丽德文斯法官只是祂仁慈的工具,但威力强大。那是我的解脱,我再也没有回头。我意识到我的生命是一份礼物,而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一份礼物。我们没有做任何事情来保证我们的存在,是天主无偿地把它给了我们。

我开始更深入地研究我的信仰,研究圣经并阅读圣人的生平。 2000 年的时候,我开始带一群年轻人去默主哥耶。最近,我听到一位神父回答这个问题:「皈依的标志是什么?」他回答说是传福音的愿望。如果你与活现的天主相遇过,你不能只保留给自己,而是希望与人分享。当我被天主的爱点燃时,我想分享它。这对我来说是一份真正的礼物。

信德是对天主自我启示的回应,而不仅是对天主的自我启示──是那位为我们而死、用自己的宝血救赎了我们的天主。我想回报那份在十字架上的爱。

有一段圣经一直在向我心里盘旋︰「你们先该寻求天主的国和它的义德,这一切自会加给你们。」所以如果你把天主放在第一位,其他一切事都会水到渠成。我们不可能在慷慨方面超越天主,这是我对天主的经历。如果你给天主一毫米,祂就会给你整个宇宙。因此,无论我们给天主什么,比如饼和鱼,祂都会倍增它。你不可能在慷慨方面超越祂呢!

很多时候,年轻人都有一个先入为主的观念,即跟随天主就等于放弃一切,生活变得单调乏味。但这恰恰相反。圣奥古斯丁说:「爱上天主是最伟大的爱情,寻找祂是最伟大的冒险,找到祂是人类最伟大的成就。」所以这是一次冒险。我与天主同行是一次不可思议的冒险。所以不要害怕回应天主的倡议。

 

 

 

Share:

Keith Kelly

Keith Kelly lives with his wife and 3 children in Westborough County Mail. Article is based on his testimony shared through the Shalom World program “Jesus My Savi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ates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