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lom Tidings
Download the free app and experience a new lifestyle today!
No Thanks Get App

Home/遭遇/Article

1 月 10, 2023 128 0 David Hambley
遭遇

改變生命

是時候放手交託在天父的手中

我今年七十六歲,從小在天主教氛圍中長大的天主教徒,我成長於一個跨教會的家庭中,母親是天主教徒,父親是聖公會教徒,所以我從來沒有橙色和綠色的問題。我是一名歐洲特許工程師,接受耶穌的時間相當晚。

我出生的那個時代,天主教會仍然要求混合婚姻的孩子接受洗禮並在“信仰”中成長,我在天主教學校上學,了解了聖體聖事,並適時地進行了第一次辦告解,領受了第一次聖體聖事和堅振。我住在家裡,直到我離開學校,開始在一家大型電子公司做學徒之前,我一直是個盡職盡責的天主教徒,甚至還在彌撒中擔任輔祭。學徒期結束後,我在一個新的城市找到了新的工作。搬走後,我經歷了對天主和宗教的懷疑,儘管我經常參加彌撒。我記得我在一次告解中,我向神父坦誠我正在失去我的信仰。神父告訴我對此進行祈禱。正如我當時所想的那樣,我做得很糟糕。

轉折點

最終,我愛上了一個英國聖公會的女人,並與之結婚。生活在繼續。葆琳和我有兩個兒子,他們都接受了天主教的聖洗聖事,而我繼續承襲我的舊習,一直以來作一個“盡職”的天主教徒。一九八九年,我參加了我們教區的神恩復興計劃,而正是這成為了我皈依天主路上的一個重要的里程碑。通過這個計劃,我了解到愛自己的重要性,因為如果你不能愛自己,你怎麼能愛別人?

三年後,教區的成員舉辦了一個“精神生活”的研討會,就像ALPHA項目一樣(介紹天主教基本教義的福音性課程),但沒有神父參與。我參加了,因為我想做一些事情來改善我的祈禱生活。當時我非常茫然,不知道從何做起。在倒數第二個晚上,我接受了聖神領洗的祈禱,儘管當時我不明白這意味著什麼。之後,我站在排隊領取點心的隊伍中,我知道重大的事情正在發生。

第二天,我在精神上彷彿被高置於三萬英呎的高空,過了好幾天才回到地面!我已經成為一名基督徒了!我撣去了妻子給我的那本《聖經》上的灰塵,我發現了天主的話語。這是我對天主的疑慮打消的開始。當我加入教區的禱告小組時,我發現了一些奇怪的人,他們被稱為神恩復興運動派,我努力想弄明白他們的禱告和舌音祈禱。我告訴天主我對舌音神恩並不了解,然後發現主的幽默感很調皮,不久後我自己也得到了這種天賦。

撥開迷霧

天主還揭示了我為什麼會被賦予這種天賦。我的分析性思維經常妨礙我的祈禱,所以天主給了我舌音神恩,使我的思維暫時處於短路,而從心裡發出祈禱。我的信仰逐漸堅定和深刻。我成為彌撒聖祭中的讀經員,為能宣講天主的話語而感到榮幸。我仍然覺得祈禱很困難,所以主再次顯示了他的幽默,讓我成為被呼召“為無家可歸的人服事”代禱小組的組長,這個代禱小組由來自眾多鄧弗姆林教會的基督徒構成的團體。

自從有了這些經歷,我幾乎完全治癒了自童年以來的不良記憶。我說“幾乎”是因為我意識到,像聖保祿宗徒一樣,我被留下了一根肉中刺,以保護我免受驕傲的罪。

我們都在受洗時收到了聖神的恩寵,並應在堅振時打開它們。但我直到大約三十年後更新時才開啟我的恩寵。從那時起,天主使我充分發揮了我的洞察力,預言和醫治的能力。天主還糾正了我的一個錯誤觀念,即專注於耶穌是對天父的不忠。我一直覺得與天父和聖神很親近,但現在耶穌一直向我顯明他是我的兄弟和朋友。

在精神上,我已經不再是三十年前的我了。是的,曾經的我,疲憊、擔憂、沮喪。畢竟我只是一介凡夫俗子。然而現在我感到內心深處的平靜,不管表面上發生了什麼。是天主在我的生命中採取主動帶來了這些變化。我只需要與他的恩寵合作。

我感謝天父,感謝您的兒子耶穌,我的救贖者,以及您的聖神,沒有他我什麼也做不了。當我繼續我的生命旅程時,願我永遠記住你一直與我同在。阿門。

 

 

 

Share:

David Hambley

David Hambley is a retired chartered electronics engineer. Married for nearly 50 years, he lives with his wife and 2 sons in Scotlan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Lates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