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lom Tidings
Download the free app and experience a new lifestyle today!
No Thanks Get App

Home/遭遇/Article

9 月 29, 2022 73 0 Teresa Ann Weider, USA
遭遇

我跌倒過但我可以爬起來

天主回應祈禱,有時遠遠超出我們所相信可能發生的任何事情

有一個多年很受歡迎的電視廣告,描述了一個受傷的人拼命喊叫:“救命,我摔倒了,我爬不起來了!”儘管他們只是出售醫療警報系統的演員,該系統會在緊急情況下召喚援助,但每次我看到那個廣告時,我都想知道如處於如此絕望易受傷的境况會是什麼樣子。獨自一人,跌倒後無法站起來,一定會感到壓力和恐懼。幸運的是,我們可以依靠一些公司和小儀器來為我們或我們身處險境的親人安排一些安全措施。

重覆發生的困境

有一天,當我省察自己良心以準備接受懺悔聖事(也稱為修和或告解)時,那個廣告出現在我腦海中。在反思那些冒犯天主讓我遠離祂事情之後,一次又一次地從聖德的路上跌倒是很令人沮喪的。我突然間想到,有些事情我需要告明我之前已告明過。聖保碌談到了他在同樣的困境中掙扎。在羅馬書(7:15-19)中,他說:“因為我不明白我作的是什麼:我所願意的,我偏不作;我所憎恨的,我反而去作。我若去作我所不願意的,這便是承認法律是善的。實際上作那事的已不是我,而是在我內的罪惡。我也知道,善不在我內,即不在我的肉性內,因為我有心行善,但實際上卻不能行善。因此,我所願意的善,我不去行;而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卻去作。”這是我們所有人都經歷過的爭扎。《天主教教理問答》將這種不想要的犯罪傾向定義為“私慾偏情”。

很容易與廣告中的演員有共嗚,因為我靈牲上曾跌倒過,感覺就像我無法重新站起來一樣。遠離天主使我被剝奪了祂賜予我許多的恩竉,令我處於絕望、脆弱的境况。我與天主的關係受破損,一想到要停留在那種墮落的境界中,我就感到壓力和恐懼。然而,耶穌愛我。他很慈悲,並為我們所有仍遭受那些受犯罪傾向折磨的人提供了安全措施。

不斷的祈禱

我家庭參加的教堂在星期六晚上的提前彌撒前一小時安排了懺悔聖事。星期六去辦告解對我很重要,因為我珍惜我與天主的關係並想修補它。我問我丈夫他是否會在我辦告解後倍我,這樣我們就可以一起參加彌撒。令我高興的是,他同意了。他在循道會長大,二十五年來,我一直在不斷祈求天主能藉成為天主教會成員,把圓滿信仰的願望置於他心中。現在,我在等待天主的時機,只要我們能在一起已很高興。

教堂並不擁擠,所以沒多久我就跪在神父面前懺悔自己的罪過。認罪需要謙卑,但赦罪的喜悅讓我感到更新和冶癒。完成了神父給我的補贖後,我的心不再因為罪惡而感到沉重。我周圍一切和我內心都很平静,因為有一份平安的感覺再次圍繞着我。我一再感謝天主的慈悲。一時間,我滿足地嘆了口氣,“主啊,我不想向你要任何東西來破壞這一刻。我只想一遍又一遍地感謝你。我想像那個在你醫治他後回來感謝你的麻風病人一樣。”

我跪在那裡,沉浸在他至聖的臨在中,明白處於恩寵狀態中的真正感覺是怎樣。耶穌恢復了我們的關係,我們又結合為一了。然而,處於靜止和安靜是一種美德,對我來說是一種慣常的爭扎。沒過多久,一個強烈向天主祈求一件事的衝動突然出現在我的腦海中。“主啊,只有一件事,不是為我自己。請給我丈夫成為天主教徒的意願。我想讓他知道這是什麼感覺。”安靜祈禱的時間過得很快,不久我丈夫就坐在我旁邊。

我聽人說,當你在恩寵的狀態下祈禱時,天主會很清楚聽到你的禱告。你與他如此親近,他可以聽到你內心的耳語。我不肯定這是否是天主教確實的教義,但它說明了與天主保持密切關係重要的一點。那天晚上彌撒開始時,神父歡迎大家,他要求我們靜默片刻去為我們當晚可能有的任何個人心願去獻上彌撒。他的提示很奇妙,但並不是他慣常開始彌撒的方式。不想浪費那一刻,我立即重復我丈夫加入天主教會的祈禱。在那天晚上之前和之後,我沒有聽過神父這樣開始彌撒。事後看來,這是一個很好的預兆,表明天主對我的祈禱即將回應。在餘下來的彌撒時間中,這個意願一直留在我的心中,我感到與天主和我的丈夫融合一起。

意想不到的消息

在我們回家的路上,我丈夫出乎意料地說他有話要告訴我。幸好是他開車,因為下面的話可能嚇到我會突然偏離道路。“我決定參加我們教會的 RCIA(成人慕道班),看看我是否想成為一名天主教徒。”驚呆了,我什麼也沒說。思想和情感在我的腦袋和身體中打轉。我記得問過天主:“這裡發生了什麼?修和聖事是否清悉了我們的關係,讓祢聽到我的祈禱?我個人的彌撒意向被聽到了嗎?這麼多年,你真的回應了我的祈禱嗎?”恢復平靜後,我和丈夫談到了他的決定。

結婚以來,我們一直一起參加彌撒,對他來說,我們一家一起上教堂很重要。這些年來,他有很多疑問,但他已經漸漸愛上和信任天主教會為他的家庭。聖神引導他明白,現在是適當時刻去完全投入成為這個家庭的一員並能夠參與所有聖事和領受她的恩寵。接下來的複活節守夜彌撒,在他完成了成人慕道班後,我的丈夫終於成為天主教會的成員,我們倆都非常高興。我的心不斷歡欣喜悦,不斷地感謝天主回應我期待已久的祈禱。

更多的驚喜!

但是等等,還有更多!天主知道我問他是否真的聽到並回應了我的祈禱。他想我肯定知道,因為更多的驚喜正在等待中。我們的兩個兒子都有穩定的關係。他們兩位都是出色的年輕女性,她們的成長都在基督教的信仰中與主同行。儘管那天晚上我沒有特別為她們祈禱,她們皈依天主教的意念都恒常在我祈禱之中。在那次特別彌撒後的一周內,兩位年輕女性分別地,都跟我分享她們打算成為天主教徒。我確信我丈夫決定成為一名天主教徒不僅僅是一個巧合,而且是一個額外的獎償:這些出色的年輕女性現在是我的兒媳婦。讚美神!

我不假裝知道天主的心意,也不假裝他們三個,各自各,是如何決定成為天主教徒的。對我來說是一個奇蹟,我很高興就這樣吧。好吧,不完全是……還有一件事。我相信當我們做了一些傷害我們與天主的關係的事情時,我們需要在告解中去找祂並說我們很抱歉。我相信,當我們真正想要與天主建立正確的關係時,祂想祝福我們。我相信祈禱確實有效,祂想回應我們。我相信天主愛我並在那個星期六祝福我不止一次,不是兩次,而是三次,但衪想我也知道,無論我處於何種狀態,祂都會在任何時候聽到我所有的祈禱。

因為私欲偏情,我知道我已經跌倒了,我很可能會再次跌倒。亞肋路亞,有好消息!即使我不能明白自己的行為;即使我沒有做我想做的事,發現自己在做我憎惡的事情…即使我沒有做我想做的好事,做我不想做的罪惡的事情;憑藉天主的恩寵和他的寬恕,我知道我並不孤單,我不必感到壓力、害怕或跌倒。我可以站起來。

聖保祿,為我們祈禱。阿門。

Share:

Teresa Ann Weider

Teresa Ann Weider 多年以來,積極地教會內從事許多志工,她同自己的家庭住在美國加州。

Lates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