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遭遇/Article

9 月 28, 2023 80 0 Shalom Tidings
遭遇

壓碎但不破碎

這個家庭的故事看起來像是一部爛片,但結局肯定會讓你大吃一驚

我們的故事始於家鄉,我和我的兩個弟弟奧斯卡和路易士在德薩斯州的聖安東尼奧長大。爸爸是我教堂的音樂神師,而媽媽則彈鋼琴。我們的童年是快樂的——一切都與教堂和家庭有關,我的祖父母住在附近。我們以為一切都很好,但是當我上六年級時,爸爸媽媽告訴我們他們要離婚了。起初我們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因為我家裡沒有人離婚,但我們很快就發現了。當他們爭奪監護權時,我們則居無定所挨家挨戶地跳來跳去。

大約一年後,爸爸出城過週末。我和我的弟弟應該和媽媽在一起,但最終在最後一刻都要與一些朋友住在一起。當爸爸早早飛回家來接我們時,我們很驚訝,當他告訴我們原因時,我們感到非常震驚。媽媽被發現死在一個廢棄的停車場的車裡。顯然,兩名男子在槍口下搶劫了她,並偷走了她的錢包和珠寶。然後,他們兩人在後座強姦了她,然後朝她的臉開了三槍,讓她死在車的地板上。當爸爸告訴我們時,我們簡直不敢相信。為什麼有人想殺媽媽?我們想知道他們是否會來追殺我們。恐懼成為我們年輕生活的一部分。

餘波

葬禮結束後,我們試圖和爸爸一起恢復正常生活,但我瞭解到,對於嚴重犯罪的受害者來說,正常生活永遠不會恢復。爸爸有一家建築公司。媽媽被謀殺一年後,爸爸和他的兩名雇員一起被捕,爸爸並被指控僱這兩個人殺死媽媽,犯有謀殺罪和教唆他人犯罪的罪行。他們三個人都在互相指責。其中一名員工說他無意中聽到爸爸僱用另一個人進行謀殺。爸爸聲稱他是無辜的,我們相信他,但他的保釋被拒絕,我們一切都改變了。當媽媽被殺時,我們是受害者的孩子。人們,尤其是教堂的人,想幫助我們完成這個過程。他們慷慨和善良。然而,當爸爸被捕後,我們突然受到了不同的對待。成為罪犯的孩子有一種恥辱感。人們將我們描述為損壞的貨物,不值一文。

我們搬進了阿姨和叔叔家,我在奧斯丁市開始上高中,但一直去縣監獄看望爸爸,因為我們愛他,相信他的清白。兩年半後,爸爸終於受審了。當這案件的細節都出現在新聞中,我真的感到難受,特別是對我來說,因為受控人與我同一姓氏。當他被判有罪時,我們感到非常震驚,尤其是當他被判處死刑並被轉移到亨茨維爾等待處決時。如果你是囚犯的家人,你的生活就像被擱置了一樣。

令人震驚的告白

在我大學四年級的時候,這個案子有了新的進展。地方檢察官的秘書透露,檢察官曾修改了證據以證明爸爸有罪。我們一直相信爸爸是無辜的,所以喜出望外。爸爸被從死囚牢房帶走,被送回縣監獄等待四年後的新審判。我和我的兄弟們為他作證,陪審團裁定他沒有犯有謀殺罪,這意味著他永遠不會被處決。我無法表達我感到的寬慰,因為我知道我不會那樣失去爸爸。然而,他們判他犯有較輕的謀殺罪,並被判處無期徒刑。儘管如此,每個人都知道他很快就會被假釋。這些年來,我們盡我們所能讓爸爸回家,所以非常興奮,因為這天即將來到,他會來和我們的家人住在一起。

在他獲釋前,我探視了他,我請他澄清審判期間出現的一些問題。他說我可以問他任何事情,但當我談到這個特定的問題時,他直視著我的臉說:「吉姆,是我做的,是她應得的。」我震驚了。他在坦白,他甚至不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後悔。他把這歸咎於媽媽。他以為自己是受害者,因為他在監獄裡。我很生氣。我想他知道他不是受害者,被埋葬的媽媽才是受害者。我無法描述我們所有人對他一直在撒謊對我們有多麼的被背叛。感覺就像我們初次為媽媽的受害感到悲傷,後因為當爸爸被捕時,一切都變成甚麼都關於他。我的家人反對他的假釋,所以假釋委員會拒絕了。我回去看他,告訴他他會回到監獄,不是死囚牢房,在那裡沒有其他囚犯,而是在他的餘生中回到最高安全級別的監獄。我告知他,他再也見不到我們中的任何一個人了。在此之前,我們一直在探望他,給他寫信,把錢存入他的監獄帳戶。他曾經是我們生活的重要部分,但現在我們背棄了他。

擺脫困苦

四年沒有聯繫後,我回去看望監獄裡的爸爸。我現在有了自己的兒子,我無法想像會傷害他。自從我得知爸爸也雇了這些人來殺死我和我的兄弟之後,我想知道他為何要這樣做。但見到他時,他第一時間就為他對媽媽、我的兄弟和我所做的一切向我道歉。他是一個從未對任何事情說過對不起的人。我不相信,但我瞭解到,當你聽到有人說對不起時,你就會開始治癒。他接下來說的是「吉姆,我終於把我的生命交給了天主,在監獄裡跌入谷底後,我成為了一名基督徒。」

第二年,我每個月去看爸爸一次。在那段時間里,我經歷了一個寬恕的過程。從表面上看,似乎不可能原諒爸爸殺了媽媽。我和很多犯罪受害者一起工作。我學到的是,如果你不原諒冒犯者或傷害過你的人,你就會變得痛苦、憤怒和沮喪。我不想讓爸爸再控制我了,所以我原諒了爸爸,不是讓他得到擺脫,而是讓自己擺脫。我不想成為那個痛苦、憤怒、沮喪的人。在這個和解的過程中,我為媽媽說話,因她的聲音被剝奪了。在那一年裡,當我們討論這些問題時,我看到了爸爸生活的變化。

在我們恢復聯繫大約一年後,我接到監獄牧者的電話,告訴我爸爸得了腦充血。他腦死亡,所以我們不得不決定讓他停止生命支援,這聽起來很容易,但事實並非這樣。儘管如此,我仍然愛他。我們認領了他的遺體,這樣父親便不需要埋在監獄裡的墓地。我們很驚訝地在葬禮上看到監獄長和駐監獄神父,他們告訴我們,這是第一次批准在監獄教堂為我們的父親舉行追悼會。在會上,我們坐在前排,三百名監獄囚犯坐在我們身後,周圍是警衛。接下來的三個小時,他們一個接一個地走到麥克風前,直視著我們的臉,告訴我們他們如何轉向基督的故事,因為爸爸與他們分享了他的信仰,改變了他們的生活。通過承認和悔改自己的錯誤選擇,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並請求天主的寬恕,他將自己的生活帶到了一個新的方向,並帶領其他人與他同行。當你聽到一個人這麼說時,它很強大——三百人所說同一的話則是震撼性的。

我開始在教堂、監獄和幫助更生的司法專案中向受害者和想要改過自新的罪犯發表演講,分享我們在寬恕過程後恢復的故事。我一遍又一遍地見證了人們如何改變。當我講述我們的故事時,我要尊重我們的父母——媽媽對我們生活的積極影響,爸爸決定真正悔改他的罪。我們故事的結局是,我們已經能夠看到天主如何把可怕的情況變成好事。我們所學到的悔改和饒恕使我們成為更好的丈夫和父親,因為我們有意給我們的家庭更好的東西。我們從痛苦的經驗中學到,要真正悔改,你必須不斷懺悔,要真正寬恕,你必須不斷寬恕,不是一次,而是不斷。

Share:

Shalom Tidings

Shalom Tiding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Lates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