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遭遇/Article

4 月 22, 2023 172 0 John Edwards
遭遇

基督克勝可卡因!

儘管以浸信會教徒的身份長大成人,酗酒、毒品和大學生活使若望-愛德華茲陷入旋渦,但天主拋棄了他嗎?請繼續閱讀以了解詳情。

我出生並成長在孟菲斯市中心的一個浸信會家庭。我在學校沒有很多朋友,但在教堂有很多朋友。那也是我的社區所在之地。我每天都和這些男孩和女孩在一起,傳福音,享受所有作為一個年輕浸信會成員所做的事情。我喜歡我生命中的那段時光,但當我十八歲時,我的友誼小組解散了。我仍然不確定我未來生活的方向,而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去上大學了,留下我,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沒有歸屬一個團體。我也正處於人生中決定做什麼的關鍵時刻。我進入了孟菲斯大學,一所當地大學,並加入了一個男大學生聯誼會。就在那時,我開始參與喝酒、吸毒和追逐女人。不幸的是,我彷效了你在很多電影中看到的所有活動來填補空虛,開始喝酒和追女人。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我一生中最糟糕的決定之一–吸食可卡因。在接下來的十七年裡,它一直困擾著我的生活。

當我遇到我未來的妻子安吉拉時,我無意中聽到她說,她有一天要嫁給的男人必須是天主教徒。我想成為她的男人。儘管我已經有十多年沒有去教堂了,但我還是想娶這個優秀的女人。在我們結婚之前,我參加了天主教慕道班課程 (RCIA),成為了一名天主教徒,但天主教會的真理從未在我心中深深紮根,因為我只是在走過場,敷衍了事。

當我成為一名成功的銷售人員時,諸多的責任和壓力向我撲面而來。我的收入完全取決於我的銷售佣金,而且我的客戶要求非常高。如果一個同事犯了錯誤,或者造成了問題,都可能導致失去我們的收入。為了緩解壓力,我開始在晚上吸毒,但我設法向我妻子隱瞞了這一點。她不知道我在做什麼。

在我們的第一個孩子雅各伯出生後不久,我的母親被診斷出患有癌症。她只有兩周到幾個月的存活時間,這真的把我推向了絕望的邊緣。我記得我問天主:“你怎麼能讓我這樣一個撒謊的卑鄙的吸毒者活著,卻讓她這樣一個一生都愛你的人死去?如果你是這樣的天主,那麼我不想和你有任何關係!”那一天,我記得我仰望天空,說:“我恨你,我再也不會崇敬你了!”就在那一天,我完全轉身遠離了天主。

轉折點

我有一些客戶非常難對付。即使在晚上,也沒有喘息的機會,時不時有短信威脅要撤走他們的生意。莫大的壓力使我不堪重負,我每天晚上越來越多地浸淫到毒品中。一天晚上,大約凌晨兩點,我突然醒了,從床上坐起來。我感覺我的心臟要從胸腔裡炸出來了。我想:“我將會心臟病發作並死亡”。我想呼求天主,但最終還是向我的驕傲、自私、頑固的天性屈服。

我沒有死,但我決心扔掉毒品,倒掉酒精……我貫徹始終了一個上午,……只是在下午,故伎重演,買了更多的毒品和啤酒。同樣的事情一次又一次地發生–顧客的短信,用毒品入睡,半夜驚醒。

有一天,我對毒品的渴望如此之大,以至於在去岳父家接兒子雅各伯的路上,我停下來買了可卡因!當我開車離開毒販子的房子時,我聽到了警察的警笛聲!緝毒機構就在我身後。即使我坐在警察局裡接受審訊,腿被鎖在長椅上時,我仍然認為自己逃脫此劫。作為一個超級推銷員,我自信地以為可以巧舌如簧來擺脫厄運。但這次不行!我最終被關在孟菲斯市區的監獄裡。第二天早上,我以為這一切只是一場噩夢,直到我的頭撞到了鐵架式床鋪上。

危險的水域

當我逐漸意識到我是在監獄而不是在家裡時,我驚慌失措。這不可能發生……每個人都會知道……我將失去我的工作……我的妻子……我的孩子……我生命中的一切……漸漸地,我開始回顧我的生活,思考著這一切是如何開始的。這時我才意識到,當我離開耶穌基督時,我失去了很多。我的眼睛裡噙滿了淚水,那個下午我一直在祈禱。我後來意識到,這不是一個普通的日子。這一天是復活節前三天的聖週四,主的晚餐,也是耶穌斥責他的門徒,因為他們不能與他在革責瑪尼園一起祈禱一個小時。當我在禱告中與他交談時,我得到了一種深深的確定感,即耶穌從未曾離開過我,即使我遠離了他。即使在我人生最至暗的時刻,他也一直與我同在。

當我的妻子和我的岳母來拜訪時,我心中充滿了焦慮。我預想著我的妻子將對我說“我和你已經結束了。我要帶著孩子們離開你!”這感覺就像《法律與秩序》中的一個場景,囚犯在電話中與玻璃另一邊的訪客交談。我一看到他們,就淚流滿面,抽噎著說:“對不起,對不起!”當她說話時,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若望,別說了……我不會和你離婚的。這與你無關,而是與我們在教堂裡曾經發過的婚姻盟約有關……”然而,她告訴我,我還不能回家,儘管她在保釋我。我的姐姐本該在那天晚上從監獄接我去密西西比州我父親的農場。我走出監獄的是耶穌受難日。當我抬頭看時,等待我的不是我的姐姐,而是我的父親。見到他我很緊張,但在去農場的一個半小時的車程中,我們最終進行了有史以來最坦承的一次對話。

一次偶然的邂逅

我知道我必須行動起來來改變我的生活,我想從復活節週日的彌撒開始。但是當我把車停在教堂,準備做十一點的彌撒時,沒有人在場。我開始失望和憤怒地用拳頭擊打方向盤。這是十年來第一次,我想去做彌撒,卻沒有人在那裡。難道天主一點也不關心嗎?下一刻,一位修女停了下來,問我是否想去做彌撒,然後她把我帶到了下一個城鎮,我發現教堂裡坐滿了家庭。又是一個沉重的打擊向我襲來,因為我沒有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

我所想的是我的妻子,以及我多麼渴望能配得上她。我認出了那個神父。許多年前,我最後一次見到他時,我和她在一起。彌撒結束後,我仍留在座位上,祈求天主醫治我,讓我與家人團聚。當我終於起身準備離開時,我感到一隻手臂搭在我的肩膀上,這讓我很吃驚,因為我不認識那裡的任何人。當我轉過身時,我看到是那個神父,他熱情地問候我:“你好,若望”。我大吃一驚,他竟然還記得我的名字,因為距離我們上次見面至少有五年了,而那次見面只持續了大約兩秒鐘。他拉著我的手,告訴我:“我不知道你為什麼獨自在這裡,也不知道你的家人在哪裡,但天主要我告訴你,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我驚訝地目瞪口呆愣住了。他怎麼會知道?

我下定決心要改變我的生活,並去了戒毒所。我的妻子在我入院時和我一起來的,並在三十天的門診治療後回來帶我回家。當我的孩子們看到我進門時,他們喜極而泣,伸出雙臂擁抱著我。他們在我身上活蹦亂跳,我們一直玩到睡覺的時間。當我躺在床上時,我由衷感激–在我的房子裡很舒服,有空調,有我想看的電視;吃的不是監獄裡的泔水;再次躺在自己的床上。

我微笑著,彷彿是置身於城堡中的國王,直到我看向安吉拉的空床。我在心裡想:“我需要改變我的整個生活;停止毒品和酗酒是不夠的。”我打開床頭櫃,尋找《聖經》,找到了拉里-理查茲神父在一次會議上送給我的聖經。當時我只讀了三四頁,但當我那天晚上拿起它時,我就再也放不下了,直到我把它從頭讀到尾。我徹夜未眠,早上六點我妻子醒來時我還在讀。這本書加快了我對成為一個好丈夫和好父親的理解。我懇切地向妻子保證,我將成為她值得擁有的男人。那本書使我走上了重新開始閱讀聖經的道路。我意識到我在生活中錯失了很多,想彌補追回那曾經失去的時間。我開始帶領我的家人去望彌撒,每天晚上都要連續禱告幾個小時。在第一年裡,我讀了七十多本天主教書籍。漸漸地,我開始改變。

我的妻子給了我一個機會,讓我成為天主召喚我成為的人。現在,我正試圖通過我的播客“只是長凳中的一個人”幫助其他人做同樣的事情。

在聖週四,主的晚餐,耶穌準備走向死亡,而我選擇了死於我的舊我。在復活節主日,我感到我也和他一起復活了。我們知道,當我們在遠離耶穌的道路上時,魔鬼可能很安靜。當我們開始越來越接近基督時,他才開始變得非常響亮。當他的謊言開始包圍我們時,我們就知道我們在做一件好事,永遠不要放棄。在天主的愛中繼續堅持下去,貫穿你的一生。你永遠不會後悔。

Share:

John Edwards

John Edward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Lates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