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从事/Article

7月 13, 2023 174 0 Erin Rybicki, USA
从事

永远活泼生动的圣神

在疫情封锁的早期,当我唯一能参加弥撒的方式是通过直播时,我觉得缺少了一些东西…

圣神一直在我们心中工作,所以我不应该感到惊讶衪在新冠肺炎疫情初期全球的动荡中打开了我的心扉,让我更充分地体验基督身体的奥秘。

当我听到教堂将与餐馆、商店、学校和办公室一起关闭的消息时,我的反应是震惊和完全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观看我们堂区直播的弥撒既熟悉又迷惘。我们的神父宣讲福音,讲道,奉献饼和酒;但是教堂里的长椅上空无一人。我们的声音听起来很弱,客厅里的反应也像格格不入。也难怪。天主教教理问答告诉我们,礼仪“促使信友投身团体的新生活,并要求信友「有意识地丶主动地和有效地参与」”(天主教教理CCC 1071)。我们尽所能参与其中,但如今团体,其他人都不见了。

在领受圣体时,我跪在茶几旁唸着屏幕上的神领圣体祷文,但我心不在焉,不安。我知道献身的主人确实是耶稣的身体,领受圣体圣事可以使我与祂结合并改变了我。我之前却确信这不会通过客厅的直播发生的,圣体圣事,耶稣的真实同在,是不会这样存在的。

我一向对神领圣体这事一无所知。巴尔的摩教理问答告诉我,神领圣体是为那些“在不可能接受圣体时真正渴望去领圣体的人准备的。这渴望为我们获得了与力量成比例的共融恩典。(巴尔的摩教理问答377)虽然不能领受圣体是令人痛苦的,但我很遗憾地说,我那天早上的愿望只是为了熟悉的例行公事。我心不在焉,不安,不满。

第一个星期日到第二个星期日,第三个星期日,然后是圣周四和耶稣受难日。这是一个特别的四旬期,有这么多的牺牲和补赎,是我从未想象而接受得有点太勉强了。然而,天主是良善的,即使我不完美的牺牲也结出了一些果实。我没有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些礼仪中缺少的一切,而是开始思考那些即使在“正常”时期也无法参加的人。养老院居民。囚犯。老人、病人和残疾人都是孤独的。人们生活在偏远的地方,没有神父。对于那些天主教徒来说,网上观看弥撒可能是一种祝福,能与耶稣和祂教会联系。我可以期待着很快再次参加弥撒;他们不能。

对于这些其他天主教徒来说,他们只是偶尔接受圣体,如果有的话,情况如何?他们是教会的成员,是基督神秘身体的成员,和我一样,但与堂区社区更实质地分开。当我开始更多地考虑他们,而不是我自己的失望时,我也开始为他们祈祷。在弥撒期间,我开始和他们一起祈祷。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成了我的主日弥撒的社群,我周围的人,至少在我的心中是这样。最后,我可以有意识地、积极地融入现场弥撒。与基督奥体的肢体联合,我真切地渴望与耶稣结合,属灵的共融成为一个和平、富有成果的恩典时刻。

几周过去了,这种新的但不正常的情况一直延续到复活节。一个星期天,在现场直播的弥撒之后,我们神父宣布当地的食品银行有急需。当教堂关门时,食物捐赠被切断,但每周需要食物的家庭数量却成倍增加。为了提供帮助,我们的教区将在周五举行免下车食品收集活动。“教区已经关闭了六个星期,”我想。“会有人来帮忙吗?”

他们当然都来了。那个星期五,我义务帮忙,当我把司机带到停车场后面的下车点时,看到熟悉的笑脸时的感觉真好。更好的是,看到捐赠的东西堆积如山,比任何人预期的都要多。令人振奋;我相信,这是圣神工作的结果。衪召叫我们这些分散了的堂区成员采取行动,成为基督活生生的身体,照顾那些有需要的人。正如他激起我个人的祈祷告生活一样,与基督的奥秘身体发展更大的合一,即使我们不能聚集在一起,祂也在我们的堂区中显现了自己,愿意为有需要的人服务。

Share:

Erin Rybicki

Erin Rybicki is a wife, mother and epidemiologist. As a home educator with more than twenty-five years of experience, she has been a guest speaker at Michigan Catholic Home educators’ conference. She lives with her husband in Michigan, USA.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ates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