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lom Tidings
Download the free app and experience a new lifestyle today!
No Thanks Get App

Home/遭遇/Article

9月 29, 2022 46 0 Teresa Ann Weider, USA
遭遇

我跌倒过但我可以爬起来

天主回应祈祷,有时祂远远超出我们所相信可能发生的任何事情…

有一个多年很受欢迎的电视广告,描述了一个受伤的人拼命喊叫:“救命,我摔倒了,我爬不起来了!”尽管他们只是出售医疗警报系统的演员,该系统会在紧急情况下召唤援助,但每次我看到那个广告时,我都想知道如处于如此绝望易受伤的境况会是什么样子。独自一人,跌倒后无法站起来,一定会感到压力和恐惧。幸运的是,我们可以依靠一些公司和小仪器来为我们或我们身处险境的亲人安排一些安全措施。

重覆发生的困境

有一天,当我省察自己良心以准备接受忏悔圣事(也称为修和或告解)时,那个广告出现在我脑海中。在反思那些冒犯天主让我远离祂事情之后,一次又一次地从圣德的路上跌倒是很令人沮丧的。我突然间想到,有些事情我需要告明我之前已告明过。圣保禄谈到了他在同样的困境中挣扎。在罗马书(7:15-19)中,他说:“因为我不明白我作的是什么:我所愿意的,我偏不作;我所憎恨的,我反而去作。我若去作我所不愿意的,这便是承认法律是善的。实际上作那事的已不是我,而是在我内的罪恶。我也知道,善不在我内,即不在我的肉性内,因为我有心行善,但实际上却不能行善。因此,我所愿意的善,我不去行;而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却去作。”这是我们所有人都经历过的争扎。《天主教教理问答》将这种不想要的犯罪倾向定义为“私欲偏情”。

很容易与广告中的演员有共呜,因为我灵牲上曾跌倒过,感觉就像我无法重新站起来一样。远离天主使我被剥夺了祂赐予我许多的恩竉,令我处于绝望、脆弱的境况。我与天主的关系受破损,一想到要停留在那种堕落的境界中,我就感到压力和恐惧。然而,耶稣爱我。他很慈悲,并为我们所有仍遭受那些受犯罪倾向折磨的人提供了安全措施。

不断的祈祷

我家庭参加的教堂在星期六晚上的提前弥撒前一小时安排了忏悔圣事。星期六去办告解对我很重要,因为我珍惜我与天主的关系并想修补它。我问我丈夫他是否会在我办告解后倍我,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参加弥撒。令我高兴的是,他同意了。他在循道会长大,二十五年来,我一直在不断祈求天主能借成为天主教会成员,把圆满信仰的愿望置于他心中。现在,我在等待天主的时机,只要我们能在一起已很高兴。

教堂并不拥挤,所以没多久我就跪在神父面前忏悔自己的罪过。认罪需要谦卑,但赦罪的喜悦让我感到更新和冶愈。完成了神父给我的补赎后,我的心不再因为罪恶而感到沉重。我周围一切和我内心都很平静,因为有一份平安的感觉再次围绕着我。我一再感谢天主的慈悲。一时间,我满足地叹了口气,“主啊,我不想向你要任何东西来破坏这一刻。我只想一遍又一遍地感谢你。我想像那个在你医治他后回来感谢你的麻风病人一样。”

我跪在那里,沉浸在他至圣的临在中,明白处于恩宠状态中的真正感觉是怎样。耶稣恢复了我们的关系,我们又结合为一了。然而,处于静止和安静是一种美德,对我来说是一种惯常的争扎。没过多久,一个强烈向天主祈求一件事的冲动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主啊,只有一件事,不是为我自己。请给我丈夫成为天主教徒的意愿。我想让他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安静祈祷的时间过得很快,不久我丈夫就坐在我旁边。

我听人说,当你在恩宠的状态下祈祷时,天主会很清楚听到你的祷告。你与他如此亲近,他可以听到你内心的耳语。我不肯定这是否是天主教确实的教义,但它说明了与天主保持密切关系重要的一点。那天晚上弥撒开始时,神父欢迎大家,他要求我们静默片刻去为我们当晚可能有的任何个人心愿去献上弥撒。他的提示很奇妙,但并不是他惯常开始弥撒的方式。不想浪费那一刻,我立即重复我丈夫加入天主教会的祈祷。在那天晚上之前和之后,我没有听过神父这样开始弥撒。事后看来,这是一个很好的预兆,表明天主对我的祈祷即将回应。在余下来的弥撒时间中,这个意愿一直留在我的心中,我感到与天主和我的丈夫融合一起。

意想不到的消息

在我们回家的路上,我丈夫出乎意料地说他有话要告诉我。幸好是他开车,因为下面的话可能吓到我会突然偏离道路。“我决定参加我们教会的 RCIA (成人慕道班),看看我是否想成为一名天主教徒。”惊呆了,我什么也没说。思想和情感在我的脑袋和身体中打转。我记得问过天主:“这里发生了什么?修和圣事是否清悉了我们的关系,让祢听到我的祈祷?我个人的弥撒意向被听到了吗?这么多年,你真的回应了我的祈祷吗?”恢复平静后,我和丈夫谈到了他的决定。

结婚以来,我们一直一起参加弥撒,对他来说,我们一家一起上教堂很重要。这些年来,他有很多疑问,但他已经渐渐爱上和信任天主教会为他的家庭。圣神引导他明白,现在是适当时刻去完全投入成为这个家庭的一员并能够参与所有圣事和领受她的恩宠。接下来的复活节守夜弥撒,在他完成了成人慕道班后,我的丈夫终于成为天主教会的成员,我们俩都非常高兴。我的心不断欢欣喜悦,不断地感谢天主回应我期待已久的祈祷。

更多的惊喜!

但是等等,还有更多!天主知道我问他是否真的听到并回应了我的祈祷。他想我肯定知道,因为更多的惊喜正在等待中。我们的两个儿子都有稳定的关系。他们两位都是出色的年轻女性,她们的成长都在基督教的信仰中与主同行。尽管那天晚上我没有特别为她们祈祷,她们皈依天主教的意念都恒常在我祈祷之中。在那次特别弥撒后的一周内,两位年轻女性分别地,都跟我分享她们打算成为天主教徒。我确信我丈夫决定成为一名天主教徒不仅仅是一个巧合,而且是一个额外的奖偿:这些出色的年轻女性现在是我的儿媳妇。赞美神!

我不假装知道天主的心意,也不假装他们三个,各自各,是如何决定成为天主教徒的。对我来说是一个奇迹,我很高兴就这样吧。好吧,不完全是……还有一件事。我相信当我们做了一些伤害我们与天主的关系的事情时,我们需要在告解中去找祂并说我们很抱歉。我相信,当我们真正想要与天主建立正确的关系时,祂想祝福我们。我相信祈祷确实有效,祂想回应我们。我相信天主爱我并在那个星期六祝福我不止一次,不是两次,而是三次,但衪想我也知道,无论我处于何种状态,祂都会在任何时候听到我所有的祈祷。

因为私欲偏情,我知道我已经跌倒了,我很可能会再次跌倒。亚肋路亚,有好消息!即使我不能明白自己的行为;即使我没有做我想做的事,发现自己在做我憎恶的事情…即使我没有做我想做的好事,做我不想做的罪恶的事情;凭借天主的恩宠和他的宽恕,我知道我并不孤单,我不必感到压力、害怕或跌倒。我可以站起来。

圣保禄,为我们祈祷。阿门。

Share:

Teresa Ann Weider

Teresa Ann Weider 多年以来,积极地教会内从事许多志工,她同自己的家庭住在美国的加州。

Lates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