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遭遇/Article

3月 13, 2024 75 0 Bronwen Healey
遭遇

“宝贝,回家吧”

陷入毒品和性工作的漩涡中,我迷失了自己,直到这件事发生。

那是晚上。我在妓院里,穿好衣服准备“工作“。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不是警察拍门的巨响,而是真正轻柔的敲击声。妓院的女负责人打开门,我的母亲走进来。

我感到羞愧。我所穿着的装束是为了这份我已经做了几个月的“工作”,而在房间里就是我的妈妈!

她只是坐在那里告诉我:“宝贝,请回家吧。”

她向我表达了爱。她没有叛断我。她只是叫我回来。

那一刻我被恩宠所感动。我本来应该回家的,但是毒品不让我。我真心地感到羞愧。

她把她的电话号码写在一张纸上,轻推过来,然后告诉我:“我爱妳。妳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我就会来。”

第二天早上,我告诉我一个朋友我想戒掉海洛因。我很害怕。二十四岁了,我厌倦了生活,感觉自己已经活够了,生命已经结束了。我的朋友认识一个治疗吸毒者的医生,我三天内就得到了预约。我打电话给妈妈,告诉她我要去看医生,我想戒除海洛因。

她在电话里哭了。她跳上车,直奔我而来。她一直是在等待‧‧‧‧‧‧

一切是如何开始的

当我父亲在八八年世博会找到工作时,我们全家就搬到了布里斯班。当时我十二岁。我被录取了在一所精英私立女子学校就读,但我就是不适应。我梦想去好莱坞拍电影,所以我需要去一所专门研究电影和电视的学校。

我找到了一所以影视闻名的学校,我的父母轻易地答应了我转换学校的要求。我没有告诉他们的是学校也上了报纸因为他们因帮派和毒品而臭名昭著。学校给了我很多有创意的朋友,我在学校成绩优异。我在很多课程上班中都名列前茅,并获得了电影、电视、和戏剧的奖项。我的分数成绩足以进入大学。

十二班结束前两周,有人给我大麻。我说好。在放学后,我们都外出去,我又尝试了其他毒品‧‧‧‧‧‧

从开始是那个全神贯注完成学业的孩子,我开始螺旋式地向下沉。我仍然进入了大学,但在第二年,我和一个男人发生了关系,他是一个海洛因瘾者。我记得当时我所有的朋友都告诉我:“你最终会成为一个毒瘾者,海洛因瘾君子。”我,另一方面,以为我会成为他的救世主。

但所有的性、毒品和摇滚乐最终都让我怀孕了。我们去见医生,我的伴侣仍然吸食海洛因。医生看了我们一眼,立刻建议我终止怀孕-她一定觉得和我们在一起,这个孩子没有希望。三天后,我堕胎了。

我感到内疚、羞愧和孤独。我会看着我的伴侣吸食海洛因,变得麻木,若无其事般。我求他给我一点海洛因,但他只是说:“我爱你,我不会给你海洛因。”有一天,他需要钱,我设法讨价还价一些海洛因作为交换。那是一点点,让我感到恶心,但也让我没有什么感觉。我继续使用,剂量每次都越来越高。

我最终从大学退学并成为经常使用者。

我不知道我怎样去支付我每日使用价值近一百美元的海洛因。我们开始在家里种植大麻;我们会卖掉它并用那些钱买更多毒品。我们卖掉我们所有的一切,被踢出了我的公寓单位,然后慢慢地,我开始从家人和朋友那里偷东西。我什至没有感觉到羞愧。不久,我开始在工作处偷窃。我以为他们不知道,但最后我也从那裹被赶出来了。

最后,我只剩下我的肉体。我和陌生人发生性关系的第一晚,我想把自己擦干净。但我不能!你无法把自己由内到外擦干净‧‧‧‧‧‧但这并没有阻止我回去。从每晚赚三佰美元并花光所有在我和我的伴侣吸食海洛因上,我每晚赚一千美元;我的每一分钱开始购买更多的毒品。

正是在这个螺旋式下沉的过程中,我的母亲走进来拯救了我。她的爱和怜悯。但这还不够。

我灵魂中的一个洞

医生询问了我用毒品的历史。当我讲完这个长篇故事时,我妈妈不停地哭──她对我故事的详尽感到震惊。医生告诉我我需要康复治疗。我问:“吸毒者不去戒毒所吗?”他很惊讶:”你不认为你是一个?”

然后,他定睛看着我说:”我不认为毒品是妳的问题。你的问题是,你的灵魂里有一个洞,只有耶稣才能填补。”

我特意选择了一个我自己确信不是一所基督教的康复中心。我生病了,开始慢慢地解毒,有一天晚餐后,他们召集我们所有人去参加祈祷会。我很生气,所以我坐在角落,试图将他们拒之门外──他们的音乐、他们的歌声和他们的耶稣一切。在星期日,他们带我们去教堂。我站在外面抽烟。我感到愤怒、受伤、和孤独。

重新开始

八月十五日,第六个星期天,下着倾盆大雨──事后看来,这是上天的阴谋。我别无选择,只能走进大楼内。我留在后面,以为天主不可能在那里看到我。我开始意识到我人生的一些选择是被视为罪恶,所以我坐在后面。然而最后,神父说:“今天这里有没有人愿意把心交给耶稣?”

我记得站在前面,听神父说:“你想不想把你的心献给耶稣?祂可宽恕你的过去,今天的全新生活,以及对你未来的希望。”

在那个阶段,我已经戒毒了,已经没吸食海洛因将近六个星期了。但我没有意识到的是干净和自由之间有很大分别。我跟神父重复了救恩的经文,一段我跟本都不明白的经文,但就在那里,我把我的心交给了耶稣。

那一天,我开始了转化之旅。我必须重新开始,接受天主丰盛的爱、恩宠和美善,祂认识我的一生,并把我从自己中拯救出来。

前进的道路并非没有错误。我在康复中心发生了一段关系,然后我又怀孕了。我没有将此视为对我所做的错误选择为惩罚,我们决定安顿下来。我的伴侣对我说:“我们结婚吧,现在就尽力按照祂的方式去做。”一年后Grace出生了,借着她,我经验了很多恩宠。

我一直很热爱讲故事;天主给了我一个可以帮助改变生命的故事。从那时以后,祂以多种方式用我来分享我的故事——用言语、写作和竭尽全力帮助那些与我曾经过着相似生活的女性。

今天,我是一个被恩宠改变的女人。我遇见了从上天来的爱,现在我想要渡过一种让我能够与上天的意旨合作的方式生活。

Share:

Bronwen Healey

Bronwen Healey has been sharing her story of recovery with people all over the country through talks, workshops, and her book Trophy of Grace. Article is based on the interview given by Bronwen Healey on the Shalom World program “Jesus My Savior”. To watch the episode, visit: https://www.shalomworld.org/episode/i-dont-think-drugs-are-your-problem-bronwen-healy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ates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