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lom Tidings
Download the free app and experience a new lifestyle today!
No Thanks Get App

Home/遭遇/Article

10月 25, 2022 28 0 Margaret Fitzsimmons
遭遇

你是无价的

多年来,玛格丽特菲茨西蒙斯忍受着深深的痛苦和羞耻,直到她听到了永远改变她生活的数个字……

破碎的童年

我在一九四五年来到这个世界,当时饱受战争蹂躏的德国正在处于重建受损的基础设施和处理数百万流离失所的人的困难境况。作为一个单身母亲,我妈妈努力抚养我,又交往了数段的男女关系。为了帮助支付房租,她会承担一些额外的工作,比如清扫我们住的大楼的楼梯,而我也会拿着簸箕在那里帮忙。

我最喜欢犹如父亲的男人是个警察,他是一个好人。我母亲怀了他们的孩子,但她不想要,所以她堕胎了,然后离开了这段关系,开始在酒店工作。当妈妈在楼下和顾客一起工作和喝酒时,我通常一个人在阁楼卧室里。妈妈喝醉了,一回到家就脾气暴躁,无缘无故地找我不妥的地方。她总是给我留下一张长长的工作清单,但我永远无法完全让她合意。往后的情况越来越差,在与警察的新女友发生争执后的一晚,她最终入狱了。

越加转坏

当舅父移民澳洲后,外公觉得妈妈和弟弟在一个国家就好了。于是,我们在一九五七年跟着舅父去了澳大利亚,和他住了一段时间。妈妈找到了一份厨师的工作,我从旁做洗盘碗的工作。如果她发现我不专心干活,她便会向我扔比如烧烤叉的东西。我只有十二岁,经常犯错,最后我全身都是伤疤。当她醉醺醺的时候,情况就更糟了。我开始对她憎恶。

那时我们住在寄宿公寓里,她认识了很多喜欢开车到郊区,坐在树下喝酒的新朋友。那时我快十三岁,她不会把我留在家里,但她会跑到灌木丛里,让我和周围的人坐在一起。其中一个晚上,我被轮奸了,但我太害怕,不敢对妈妈说。

在另一个晚上,我们在高速公路上行驶,一辆汽车不断超越我们,最后让我们的车停在一旁。原来是卧底警察。他们把我们带回派出所,逐一审问。当发现我受到性侵时,派了一位医生来检查我。一两天后,他们给了妈妈一张法庭的传票。但我们一到家,她就开始收拾行李,赶下一班火车出城,最终来到了一个小镇,在那里她找到了另一份厨师的工作,而我则当上了女佣工。这是一个艰难的生活,但我学会了生存。

对希望强烈的渴求

妈妈和一个叫威尔逊的人交往,我们和他一起住在塔利。在他的第一任妻子去世后,他曾入了精神病院。后来妈妈很快就带坏了他,他们喝醉了就开始打架。我讨厌被卷入他们的争吵之中。当妈妈怀孕时,她说:“我们坐威尔逊的车去悉尼,开始新的生活吧。我真的不想结婚,也不想生这个孩子。”我觉得很可怕。我厌倦了独自一人,多年来一直想要一个兄弟或姐妹。所以,我去告诉威尔逊。在他和我妈妈对质之后,他们最终结婚了,但她让我负责。她告诉我我必须照顾孩子,因为她不想要她。在我遇到汤姆之前,我的小妹妹一直是我唯一的世界。

我厌倦了所有的争吵,汤姆答应在我足够大的时候与我结婚,所以我离开了家。我以为在那之后的生活会很精彩,但事实并非如此。汤姆的妈妈很好。她真的很想照顾我,但汤姆会喝醉,然后回家虐待我。他不停地喝醉,接二连三的被解雇,所以我们经常搬家。后来我们确实结婚了,我希望他能安定下来,开始对我好一点,但他一直打我,有外遇。我不得不摆脱这种痛苦,所以我收拾好一切并搬到布里斯班,在那里我找到了一份洗碗的工作。

一天深夜下班,我下了车,看到马路对面站着一个人。我知道是汤姆。虽然我很害怕,但我还是呆在路灯附近,以防他尝试一些愚蠢的事情。他跟着我,但我告诉他我不会回去,我要离婚。

一个新的开始

回到家,我收拾行装,坐去悉尼的火车,然后坐公共汽车出城。几个月来,我一直做他追我的噩梦。我在医院找到了一份佣工的工作,在那里我结交了新朋友。还有一个英语很差的年轻女孩和我很像。我们相处得很好,一起开始了我们的护理培训,培训结束后在一家医院工作。

她认识一个在军队服役的小伙子。当他邀请她参加舞会时,她让我也去相亲,这样我们就一起去了。约会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这是一种逃避的方式。一名提供餐点的军队餐饮服务商开始关注我。我觉得他比相亲的更好,所以我们跳了几支舞,相处得很好。我们一直在见面,但几周后,彼得告诉我他被派去学习航空课程。我感到非常失望。

我们分享了我们人生的故事,所以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没有放弃我并保持联系。我越了解他就越喜欢他,但我不想在第一次灾难性的失败之后再次结婚。最终,他把我介绍给他的家人,我们在他完成训练之前订婚了。他被派往汤斯维尔,我和汤姆住在那里。虽然我不想重过以往恐怖的生活,但我不能拒绝彼得。在我们能够合法结婚之前,我们一起生活了将近两年。彼得从小就信奉天主教,但在匆忙的军训中停止了教友的生活,所以我们只在后院结婚。

改变一切的数个字

有时我很孤独,因为彼得经常在外地维修直升机。我找到了一份高中实验室助理的工作,但我们开始意识到生活中缺少了一些东西。我们拥有了一切,但仍然空虚。然后彼得建议说:“我们去教堂吧。”前几次,我们坐在后排,但随着我们的心向主的同在敞开后,我们参与得更多。我们听说有一个周末的婚姻恳谈会并报名参加。这让我们俩都大开眼界。我们的心被震撼了。

在那个周末,我们学会如何通过用写字来交流。我一直无法用语言表达我的感受。妈妈总是叫我闭嘴,所以我学会了不说话,变得无法分享我的情绪。

当我第一次听到“天主不会制造垃圾”这句话时,我知道这些话是为我说的。一股情绪席卷了我。‘天主创造了我。我是好的,我不是垃圾。这些年来,我一直在贬低自己,为所发生的可怕事情责备自己——强奸、嫁给一个我本该更了解的酒徒、离婚、我母亲的虐待……。我要复活了。每次参加弥撒或祷告会,我的心都会变好。我非常爱天主和我的丈夫。

用爱代替仇恨

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原谅过任何人。我把我的伤痛抛在脑后,把它们锁起来,就好像它们从未发生过一样。当彼得和我订婚时,我想让妈妈知道。我寄了信,但她把信“退回给发件人”,所以我放弃了。然后,我梦见我看到我妈妈挂在树上。她那双深蓝色的眼睛睁着,低头看着我。我可怜兮兮地看着她说:“天啊,我不喜欢她,但没那么讨厌她。”不知何故,那个梦教了我不要恨。即使我非常不喜欢某人的所作所为,仇恨也是错误的。我完全原谅了妈妈,这为我打开了另一扇通往恩典的大门。我软化了,再次向妈妈伸出手,直到她终于做出回应,我们和她相处了几天。当我姐姐打电话告诉我她突然死于心脏病时,我泪流满面。

在她去世后,我觉得我没有好好地原谅妈妈,与一位神父咨询和祈祷后帮助我恢复了平静。当我说出宽恕的话时,圣神的光穿透了我,我知道我已经宽恕了她。

宽恕汤姆是我不得不继续祈祷的事情。花了很长时间,我不得不不止一次大声说,我原谅汤姆虐待我以及他没有妥善照顾我。我知道我已经原谅了他。回忆带不走,但它确实带走了伤害。

把石板擦净

宽恕不是一次性的事情。每当怨恨再次出现时,我们都必须宽恕。我们必须不断地放弃怀恨在心的愿望,把它们交给耶稣。这就是我祈祷的方式:“耶稣,我把一切都交给你,照顾好一切。”祂做到了。一旦我祈祷了几次,我就会感到完全平静。

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感到足够强大,一直满以为强奸带来治愈的宽恕。其实我只是把它推到一边。我什至不想考虑它。然而,一旦我将它呈现给基督并宽恕了强奸我的人,那也得到了治愈。它不再影响我了。天主已经把它擦干净,把坏的回忆抹去,因为我求天主来拿走任何不属于祂的东西。

现在,当事情发生时,我把事情交给天主,我的平安就冲刷在我身上。我们有一位了不起的天主,他在早上、中午和晚上都在宽恕。无论我们生活中有什么黑暗,天主都在那里等着我们悔改并请求祂的宽恕,这样祂就可以洁净我们,使我们变得完整。

Share:

Margaret Fitzsimmons

Margaret Fitzsimmons Der ARTIKEL basiert auf dem Zeugnis von Margaret Fitzsimmons, welches sie für das Shalom World Programm 'Siebzig mal Sieben' gegeben hat. Margaret lebt mit ihrem Mann in Brisbane, Australien.

Lates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