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传福音/Article

10月 28, 2023 170 0 Bishop Robert Barron, USA
传福音

以善福传

任何对我的工作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为了信仰的真理我主张用有力的辩论。长期以来,我一直呼吁恢复历来称为的护教学,来对持怀疑态度的反对者捍卫信仰所宣称的。而我也曾重覆地以权衡的态度反对对天主教教义的沉默。还有,多年来我一直强调美善在福传侍工的重要性。西斯丁小圣堂的天花板、圣礼拜堂、但丁的《神曲》、巴赫的《圣马窦受难曲》、T.S.艾略特的四个四重奏和沙特尔大教堂都有非凡的说服力,在许多方面都超越了正式的论证。所以我肯定真理之路和美之路。但我也建议,第三种超然事物,即善,作为传播信仰的一种方法。道德正直,具体地生活出基督徒的生活方式,尤其是当以英勇式的态度去做时,甚至可以感动对信仰最心硬的不信者,这一真理的原则在过往的几个世纪一次又一次地被证明。

在基督宗教运动的早期,初期犹太人和希腊人都看待当时的信仰不是引起公愤的,就是非理性的,是耶稣跟随者的道德良善带领许多人相信了。在他著名的古训中,教父德尔图良表达了那些詑异的外教人对早期教会的反应:“这些基督徒怎何以彼此相爱!”正当此时畸形婴儿被遗弃是常见的事,当穷人和病人都只能依靠自己,当杀人是为复仇就可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时,早期的基督徒关心照顾那些没有人想要的婴儿,给病人和临终者需要的及时援助,并尽力去宽恕因信仰而迫害他们的人。这种善良不仅是对他们自己的兄弟姐妹, 但令人惊讶的是,还伸展到外人和敌人。这种特别及超凡的高尚道德行为让许多人相信这些耶稣的门徒中有些特别的事情,一些绝妙而罕见的事情。这迫使他们要更深入的去看。

在罗马帝国崩溃后,是文化和政治混乱期,一些灵修苦行者前往洞穴、沙漠和山丘,就是为过一些更彻底刻苦的基督徒生活。从这些早期的苦行者中,出现了隐修生活,这是一场灵性的运动,随着时间,带来欧洲文化的更新。令许多人着迷的是他们看到隐修士们对他们所承诺的绝对热枕,他们对贫穷的热切接受,以及他们对上智安排的全然信赖和喜乐。再一次证明,是生活出福音令人信服。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十三世纪为教会严重腐败的时期,尤其是神职人员中。方济各、道明和他们的同道们创立了托钵修会,这只是一个乞食修会好听些的名称。信赖、纯朴、为穷人服务以及道德的纯真,给道明会和方济会在教会内掀起了一场革命,并有效地更新大批信仰变得松懈和冷漠的基督徒。

我们在我们这个时代也发现了同样的动力。若望·保禄二世是二十世纪第二位最有影响力的福传者,但毫无疑问,第一位是一位从未写过重要神学或护教学作品的,从未与有怀疑者参加公开辩论,也从未创作过美丽的宗教艺术作品。当然,我指的是加尔各答的圣德兰。最近一百年从未有人像这位生活在极端贫穷和奉献自己去服务社会上最被忽视的人的朴实修女传播基督信仰更有影响力。

有一个关于一位名叫额我略的年轻人的奇妙故事,为了学习基督教教义的基础知识,他找到了亚历山大的大奥里根。大奥里根对他说:“来分享我们的团体生活,那你就会理解我们的信条。”年轻的额我略接受了这个建议,热炽地接受了完满的基督信仰,在历史上被称为神奇工作者圣额我略。在杰拉德·曼利·霍普金斯对一位正在挣扎去接受基督真理的同道者说的也是同样不用思索的话。这位耶稣会诗人没有指示他的同道读书或咨询争论,而是“施与”。生活出基督徒的精神有其说服力。

我们正经历近代教会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之一。神职人员的性虐待丑闻使无数人离开天主教,世俗主义浪潮仍在继续崛起,尤其是在年轻人中。我的恩师,已故伟大的枢机主教乔治,在观察这一情况时,曾常说:“我正在寻找秩序;我正在寻找运动。”我认为他的意思是在这危机时刻,圣神往往会兴起有圣德的男女,努力地以炽烈和公开的方式去生活出福音。我再一次确信,此时此刻,我们需要好的论据,但我更坚信我们需要的是圣人。

Share:

Bishop Robert Barron

Bishop Robert Barron 本文最初被发表在 wordonfire.org。经允许转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ates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