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遭遇/Article

7月 13, 2023 229 0 Colum Mc Nabb, Ireland
遭遇

乘着奇迹的翅膀

天生患有低口语自闭症,并被诊断出患有令视力逐渐丧失的视网膜色素病变,他感到自己被困在绝望的无声监狱中。无法交流,几乎看不到……科伦的生活会怎样?但天主对他另有安排…

我的名字叫科伦,在我 24 年的岁月里,我从未说过自己的名字,因为我从出生起就不会说话。作为一个小孩子,我被诊断为中度自闭症和严重的学习障碍。我的生活很无聊。我的父母为我的接受教育权利而斗争,与其他自闭症儿童的父母一起建立了一所学校,并为继续办学而挣扎。但因为我无法沟通,他们不知道我的大脑能干什么,同时我觉得教材料很纳闷。人们认为我在家看 DVD 影碟会更快乐。 8 岁以后我什至没有去度假。我不相信我会摆脱无望和绝望的无声监狱。

看着别人生活

我一直觉得耶稣离我很近。从我最早的时候起,祂就成为我最亲密的朋友,直到今天仍然如此。在我最黑暗的时刻,祂在那里给我希望和安慰。当我内心很聪明的时候,让每个人都像对待婴儿一样对待我,这是非常努力的。我的生活感到难以忍受。我好像过着旁观者的半生,看着别人过生活而自己却被排斥。我多么希望自己能够参与,并展示我的真正能力。

到我 13 岁时,我的视力开始衰退,所以我被带到儿童医院接受称为视网膜电流图 (ERG) 的眼科检查。天主给了我另一个挑战︰我被诊断出患有视网膜色素颊病变 (RP),这是一种眼睛后部的视网膜细胞死亡却未被替换的情况,因此视力逐渐丧失。没有医学方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我很沮丧。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如此可怕的打击,我感到悲伤不知所措。有一段时间,我的视力稳定了,让我感到有希望可以保留一些视力。但随着年龄增长,我的视力越来越差。我的视力差到无法辨别不同颜色。我的未来一片漆黑。我无法交流,现在我几乎看不见了。

我继续生活在灰色的绝望中,包容和互动变得更少。我的母亲已认定我长大后必须住院。我觉得自己在精神错乱的边缘摇摇欲坠。只有天主站在我和疯癫之间。耶稣的爱是唯一让我保持理智的东西。我的家人对我的挣扎一无所知,因为我无法与他们沟通;但在我心里,我感到耶稣告诉我,我会及时痊愈。

内心深处

2014 年 4 月,发生了一件令人惊奇的事情。我妈妈带我去了我的第一个 RPM(快速提示法)研讨会。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终于遇到了一个相信我的人,他相信我可以沟通,并且会帮助我努力学习如何沟通。你能想像我的喜悦吗?一瞬间,我的心开始希望——有希望,而不是恐惧,真正的我可能会出现。帮助终于到了。想到有人终于看到了我的潜力,我内心充满了喜悦。于是开始了我改变人生的沟通之旅。

起初是非常艰苦的工作,需要数周的练习,才能够获得肌肉记忆以准确地拼写的。每一分钟都是值得的。当我终于找到自己的声音时,自由的感觉开始增长。当天主开启我故事的新篇章时,我觉得我的生活终于开始了。终于,我可以告诉家人我的感受,我非常感谢天主。

乱打和咬人

很快到了 2017 年 5 月。我的祖母告诉我们,几年前她做了一个关于教宗约望保禄二世的非常实在的梦。在梦里,她请教宗为儿孙子们祈祷,她觉得教宗祷告的力量很大,所以她记录下来了。在她看到这字帖之前,她已经忘记了这件事,这激发了她为我和我的兄弟姐妹开始向教宗约望保禄二世作九日敬礼祈祷。从 5 月 22 日星期一开始,她请一群人和我们一起作九日敬礼祈祷。星期二,也就是 23 日上午 9 点左右,我正在厨房旁边的房间里看 DVD 影碟。爸爸去上班了,妈妈在厨房打扫。

突然,我们的狗贝利开始在我房门口狂吠。她以前从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所以妈妈知道不对劲。她冲了进来,发现我正在抽搐发作。这对她来说非常可怕。我四处乱打,咬到了舌头,所以脸上全是血。在苦恼中,妈妈感觉到有人在说:「只要相信。有时情况会在好转之前变得更糟。」她致电爸爸,他答应赶回家。爸爸叫妈妈给我拍一段影片,这片段对我们到医院很有用。当我停止抽搐时,我昏迷了两分钟多。在这次折磨中我失去了知觉,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妈妈一直在为我祈祷,看着我,确保我的安全。

光明的时刻

当我终于清醒过来,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时,我的脚步非常不稳。爸爸妈妈帮我上了车,准备开往医院 (UCHG)。在医院,医生对我进行了检查,并要我入院作进一步检查。搬运工推着轮椅来把我送到急症病房。当我被推着走在走廊时,我的视力突然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那一刻我该怎么形容我的心情呢?我被周围美丽的景色迷住了。一切看起来都那么不同、那么清晰,这令我十分惊讶!我无法解释那一刻的感受。我无法表达我对回到一个色彩和形状的世界的惊奇程度。到目前为止,这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刻!

当妈妈问我是否有话要说时,我拼写说:「我的眼睛好多了。」妈妈惊呆了。她问我是否可以看到我的间板外一台机器上的贴纸,我说︰「是。」她问我是否可以看到贴纸顶部写的内容,我拼写出来︰「我是清洁的。」她太震惊了,不知道该想什么,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我自己都不知道此时此刻是什么感觉!

爸爸和姨妈进来后,妈妈告诉了他们发生的事情。爸爸说︰「我们将不得不对此进行测试。」他走到我床尾的窗帘前,拿起一小袋不含乳制品的巧克力。我拼出了袋子上写的东西。然后是一阵快速的测试,因为他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内,给了我很多单词来拼写。我把所有的单词都说对了。我的阿姨和父母都很惊讶。

这怎么可能?一个盲人怎么能把所有的字都写对呢?这在医学上是不可能的。再多的药物治疗也无法帮助治疗视网膜色素病变,因为医学上没有治愈方法。一定是天主通过圣若望保禄二世的代祷,奇迹般地治愈了我。无法以任何其他方式解释。我非常感谢天主让我恢复了视力。这是真正的慈悲串经。我现在可以使用键盘进行独立的语音沟通,速度要快得多了。

为我祈祷的妈妈

让我告诉你我是如何坚守信仰的。当我感到绝望时,我有很多次怀疑。只有耶稣让我保持清醒。我的信仰来自于我的母亲。她的信念非常坚定。在艰难时期,她激励我继续前进。现在我知道我们的祈祷得到了回应。我花了一段时间才习惯恢复视力。我的大脑/身体彼此脱节的非常严重,我的大脑无法以功能性方式使用视觉。扫描没问题,但很难让我的大脑使用我视觉中的信息。例如︰虽然我能看到,但我仍然发现很难确定自己在寻找什么。当我跌跌撞撞时,有时我会感到沮丧,因为即使我有远见,我也看不到我要去的地方。

九月份,我又去医院做了检测。我的视力和色觉得分为 20:20,所以现在我的视力正常了。然而,视网膜照片仍然显示退化,没有改善。按照医学,我是不可能看清楚的;我应该还困在一个阴暗、灰色的世界里。但天主仁慈地把我从沉闷的监狱中释放出来,让我进入一个色彩缤纷、光彩夺目的美丽世界。医生们当时很困惑,现在他们仍然感到困惑;但我却很高兴,因为我仍然能看见。

现在,我可以做很多事情,比以前好多了。现在我可以使用层压字母表,我可以更快地告诉妈妈事情,它比模板快得多了。我非常感谢才华横溢的妈妈,尽管困难重重,但她仍然坚持我的学业,并为我的康复而虔诚地祈祷。

在福音中,我们听说耶稣使许多盲人恢复了视力,就像祂恢复了我的视力一样。在现代,很多人都忘记了奇迹。他们嘲笑并认为科学具备所有事物的答案;天主被排除在他们的考虑之外。当像我的医治这样奇迹地发生时,天主表明祂仍然非常活跃和强大。我希望我的治愈故事能激励你向深爱你的天主敞开心扉, 慈悲之父正等待您的回应。

Share:

Colum Mc Nabb

Colum Mc Nabb is a young aspiring writer. Diagnosed with moderate autism and severe learning disability, he is non-verbal. Yet his deep spirituality is evident as he transpires now that it was Jesus who kept him sane in those years of silence. Column lives with his family in Galway, Ireland.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ates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