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从事/Article

4 月 22, 2023 172 0 Bishop Robert Barron, USA
从事

閒話的毒藥

我當時在路易斯安那州卡溫頓的聖若瑟隱修院,離新奧爾良不遠。我在那裡是為來自全國各地大約三十位本篤會隱修院院牧在他們的反思和退醒避静中發表講話,他們在那裡已聚集了幾天。覆蓋隱修院教堂的牆壁和聖若瑟隱修院的食堂是格雷戈里·德威特(Gregory de Wit)神父創作的奇妙畫作。格雷戈里·德威特(Gregory de Wit)是比利是塞薩爾山(Mont Cesar)的隱修士,在一九七八年去世前曾在我們國家的印第安納州聖梅因拉德和聖若瑟工作多年。我一直很欽佩他非常獨特、古怪和充滿神學知識的藝術。在隱修院教堂的後殿,德威特描繪了一系列華麗的長著翅膀的天使盤旋在七大死罪的圖像上,傳達著正確地欽崇天主可以克服我們靈性的障礙,這一個深刻的真理。但是德威特圖像的一個新奇特點是他加入了他認為在隱修院據破壞性的第八個死罪——即,閒言閒語。

當然,他對隱修院的看法是對的,但我會說他的看法對許多任何類型人的社區團體:家庭、學校、工作場所、堂區等都會是對的。講閒話是毒藥。就是這樣。德威特的畫像預兆地預期了我們現任教宗的訓導,他經常譴責講閒話。從最近的教宗方濟各講述中聽到:“兄弟姐妹們,請我們盡量不要講閒言閒語。說人閒話是一種比新冠病毒更糟的瘟疫。更差!讓我們盡最大努力吧。不許講閒話!”為免我們錯過了重點,他繼續說道,“魔鬼是最大的講閒話者。”最後這句話不僅僅是用作修飾詞彙,因為教宗很清楚新約中魔鬼的兩個主要名字是 diabolos(散佈者)和 Satanas(控告者)。我想不出更好的描述去表達講閒話的特徵及其本質。

不久前,一位朋友給我發了一段 YouTube 視頻,內容是戴夫·拉姆齊(Dave Ramsey)的一次演講,他是一位商業和財務顧問。在教宗方濟各的激烈言詞下,拉姆齊公開反對工作場所的流言蜚語,他具體說明對這種行為是沒有容忍的政策。為幫助我們明白,他對閒話的定義如下:與無法解決問題的人討論任何負面的事情。將事情說具體一點,你機構中的某個人如果跟一個沒有能力或權力的去解决資訊科技的同事抱怨有關資訊科技問題,那便是講閒話。或者,如果她向其他人表達對上司的憤怒,而那些人的職位是上司階層之下,他們絕對無法對她的批評做出有建設性的回應,那她便是講閒話。拉姆齊根據自己的經歷提供了一個尖銳的例子。他說他有次與他的整個管理團隊開會,概述了他希望他們採用的新方法。他離開了會議,但他隨後發覺忘記帶鑰匙,於是就走回到房間。在那裡,他發現正在舉行“會後會議”,帶領是他其中一名員工,她背對著房間門,她大聲向其他人駁斥她的上司。拉姆齊毫不猶豫地把這名女職員叫到他的辦公室,並根據他對講閒話的零容忍政策,解雇了她。

請注意,這並不是說人類社會永遠不會有問題出現,更不是說不應該表達抱怨。但的確是應該以非交戰式地表達出來及是向管理上層,因為正正就是這些人能夠建設性地處理這些事情。如果遵循這種方法,閒話就沒有用了。我或許可引用我以前的老師約翰謝伊的一個例子去補充拉姆齊的見解。多年前,謝伊告訴我們,我們可以以任何一個程度任意去批評另外一個人,如果我們是願意用同樣情度去幫助一個人處理我們發現的問題。如果我們完全致力於幫助,我們也可嚴厲地批評。如果我們只有一個很少的願意去提供幫助,我們應該減輕我們的批評。如果,通常情況下,我們沒有絲毫的意願去幫助,我們就應該閉嘴。

以非好戰的方式向上級提出投訴是有幫助的;但將它轉向下層和以卑鄙的態度作出流言蜚語,是魔鬼的作為。可以讓我提出一個友善的建議嗎?我們正處於四旬期的風口浪尖,這是教會為懺悔和克已的偉大節期。與其放棄甜點或抽煙,不如放棄講是非。在這四十天,嚐試不要給沒能力處理問題的人表達負面的評論。如果你覺得被引誘想破懷這個決心,想想德威特的天使在你上方盤旋。相信我,你和你周圍的每個人都會快樂些。

Share:

Bishop Robert Barron

Bishop Robert Barron 本文最初被發表在 wordonfire.org。經允許轉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Lates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