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从事/Article

7 月 13, 2023 156 0 Erin Rybicki, USA
从事

永遠活潑生動的聖神

在疫情封鎖的早期,當我唯一能參加彌撒的方式是通過直播時,我覺得缺少了一些東西……

聖神一直在我們心中工作,所以我不應該感到驚訝衪在新冠肺炎疫情初期全球的動蕩中打開了我的心扉,讓我更充分地體驗基督身體的奧秘。

當我聽到教堂將與餐館、商店、學校和辦公室一起關閉的消息時,我的反應是震驚和完全難以置信。“這怎麼可能?”觀看我們堂區直播的彌撒既熟悉又迷惘。我們的神父宣講福音,講道,奉獻餅和酒;但是教堂裡的長椅上空無一人。我們的聲音聽起來很弱,客廳里的反應也像格格不入。也難怪。天主教教理問答告訴我們,禮儀“促使信友投身團體的新生活,並要求信友「有意識地丶主動地和有效地參與」”(天主教教理CCC 1071)。我們盡所能參與其中,但如今團體,其他人都不見了。

在領受聖體時,我跪在茶几旁唸著螢幕上的神領聖體禱文,但我心不在焉,不安。我知道獻身的主人確實是耶穌的身體,領受聖體聖事可以使我與祂結合並改變了我。我之前却確信這不會通過客廳的直播發生的,聖體聖事,耶穌的真實同在,是不會這樣存在的。

我一向對神領聖體這事一無所知。巴爾的摩教理問答告訴我,神領聖體是為那些“在不可能接受聖體時真正渴望去領聖體的人準備的。這渴望為我們獲得了與力量成比例的共融恩典。(巴爾的摩教理問答377)雖然不能領受聖體是令人痛苦的,但我很遺憾地說,我那天早上的願望只是為了熟悉的例行公事。我心不在焉,不安,不滿。

第一個星期日到第二個星期日,第三個星期日,然後是聖週四和耶穌受難日。這是一個特別的四旬期,有這麼多的犧牲和補贖,是我從未想像而接受得有點太勉強了。然而,天主是良善的,即使我不完美的犧牲也結出了一些果實。我沒有把注意力集中在這些禮儀中缺少的一切,而是開始思考那些即使在“正常”時期也無法參加的人。養老院居民。囚犯。老人、病人和殘疾人都是孤獨的。人們生活在偏遠的地方,沒有神父。對於那些天主教徒來說,網上觀看彌撒可能是一種祝福,能與耶穌和祂教會聯繫。我可以期待著很快再次參加彌撒;他們不能。

對於這些其他天主教徒來說,他們只是偶爾接受聖體,如果有的話,情況如何?他們是教會的成員,是基督神秘身體的成員,和我一樣,但與堂區社區更實質地分開。當我開始更多地考慮他們,而不是我自己的失望時,我也開始為他們祈禱。在彌撒期間,我開始和他們一起祈禱。在某種程度上,他們成了我的主日彌撒的社群,我周圍的人,至少在我的心中是這樣。最後,我可以有意識地、積極地融入現場彌撒。與基督奧體的肢體聯合,我真切地渴望與耶穌結合,屬靈的共融成為一個和平、富有成果的恩典時刻。

幾周過去了,這種新的但不正常的情況一直延續到復活節。一個星期天,在現場直播的彌撒之後,我們神父宣佈當地的食品銀行有急需。當教堂關門時,食物捐贈被切斷,但每周需要食物的家庭數量卻成倍增加。為了提供幫助,我們的教區將在周五舉行免下車食品收集活動。“教區已經關閉了六個星期,”我想。“會有人來幫忙嗎?”

他們當然都來了。那個星期五,我義務幫忙,當我把司機帶到停車場後面的下車點時,看到熟悉的笑臉時的感覺真好。更好的是,看到捐贈的東西堆積如山,比任何人預期的都要多。令人振奮;我相信,這是聖神工作的結果。衪召叫我們這些分散了的堂區成員採取行動,成為基督活生生的身體,照顧那些有需要的人。正如他激起我個人的祈禱告生活一樣,與基督的奧秘身體發展更大的合一,即使我們不能聚集在一起,祂也在我們的堂區中顯現了自己,願意為有需要的人服務。

Share:

Erin Rybicki

Erin Rybicki is a wife, mother and epidemiologist. As a home educator with more than twenty-five years of experience, she has been a guest speaker at Michigan Catholic Home educators’ conference. She lives with her husband in Michigan, USA.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Lates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