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遭遇/Article

5 月 01, 2022 269 0 Ivonne J. Hernandez, USA
遭遇

希望的奇蹟

儘管備受病魔糾纏折磨,但我仍然抓住著這個希望之錨,我確實經歷了一個奇蹟!

我四十歲時被診斷出患有進行性神經性腓骨肌萎縮症(CMT),這是一種遺傳性的進行性周圍神經病變(周圍神經系統的損害)。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總是害怕去上學校的體育課,為什麼我經常摔倒,為什麼我的動作如此緩慢。我一直都有CMT,只是我不知道而已。當我被轉診到神經科醫生那裡時,我腿上的肌肉已經開始萎縮,我不得不把自己撐起來才能爬上台階。

得到答案的寬慰卻被對未來的擔憂所籠罩。我最終會坐在輪椅上度過餘生嗎?我的手會不會失去作用?我是否還能照顧自己?診斷結果像黑暗一般向我襲來。我知道沒有治療方法,這種病沒有治癒的可能。我從字裡行間聽到的是,”沒有希望”。但是,漸漸地,就像早晨的縷縷陽光從百葉窗的縫隙間穿射進來一樣,希望之光把我從悲痛欲絕中輕輕喚醒,就像一個希望的奇蹟。我意識到一切都沒有改變;我仍然還是老樣子。我抓住最後一棵救命稻草,巴望著病情緩慢發展,給我足夠時間去適應。它確實如我所願……直到它並沒有惡化。

我經歷了四年緩慢、漸進的疾病發展過程,但在一個夏天,病情突然惡化。測試證實,我的病情已經莫名其妙地進展了。當我們外出時,我不得不坐在輪椅上。即使在家裡,我也沒有什麼可以做的。我每次都不能站立超過幾分鐘。我不能用手來打開罐子,也不能切或剁。甚至坐起來超過幾分鐘都很困難。疼痛和虛弱的程度迫使我的大部分時間都在床上度過。當我不得不面對即將失去照顧自己和家人能力的現實時,我的內心被極大的悲痛所佔據。然而,就是在那段痛苦的時光裡,我獲得了非凡的恩寵。

我每天堅持參加彌撒。而且,在那些來回的車程中,我開啟了一個新的習慣……在車上誦念玫瑰經。一段時間以來,我一直想每天誦念玫瑰經,但無法養成習慣並持之以恆。每天驅車去望彌撒解決了這個問題。那是一段充滿掙扎和痛苦但同時也是一段恩寵滿盈的時期。我發現自己陶醉於天主教書籍和聖徒的生平事蹟中。

有一天,我在為一個關於玫瑰經的講座作研究時,看到了尊敬的帕特里克-佩頓神父(Fr. Patrick Peyton, C.S.C.)的故事,他在請求聖母瑪利亞代禱後,肺結核得到了治愈。他用他的餘生來推廣家庭祈禱和玫瑰經。我在“油管”YouTube上觀看了他舉行的大規模玫瑰經誦念集會的片段……有時,超過一百萬人到場祈禱。我被我所看到的深深地感動了,在熱情湧動的時刻,我請求瑪麗亞也治愈我。我向她保證,我會像佩頓神父那樣,推廣玫瑰經,舉行集會和馬拉鬆比賽。我幾乎忘記了這次談話,直到我發表演講的幾天後。

那是一個星期一的早晨,我像往常一樣去望彌撒,但是當我回到家的時候,有些不同尋常。我沒有回去睡覺,而是走到客廳開始打掃衛生。直到我困惑的丈夫問我在做什麼,我才意識到我所有的疼痛都消失了。我立即回憶起前一天晚上做的一個夢。一位身著白色祭衣的神父來到我身邊,為我施行病人傅油聖事。當他用油在我手上劃十字時,溫暖和深深的平安感環繞著我的整個身體。然後我想起……我曾請求瑪利亞醫治我。希望的奇蹟確實發生了,在床上躺了五個月後,我所有的疼痛都消失了。我仍然患有CMT,但我已經恢復到五個月前的狀態。

從那時起,我把時間花在感恩上,推廣玫瑰經,並告訴每一個人有關天主的愛。我相信瑪利亞派遣這位神父為我傅油和治療我,儘管方式與我想像的不同。我當時沒有意識到,但當我抓住希望的時候,我確實抓住了天主。他治癒了我的身體,也治癒了我的靈魂。我知道他垂聽了我;我知道他注視著我。我知道他愛我,我並不孤單。向他請求你所需要的。他愛你;他注視著你……你並不孤單。

Share:

Ivonne J. Hernandez

Ivonne J. Hernandez is a lay Associate of the Blessed Sacrament, president of Elisheba House, and author of The Rosary: Eucharistic Meditations. She writes regularly for many Catholic blogs and lives in Florida with her husband and two of her young adult son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Lates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