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从事/Article

12 月 03, 2022 275 0 Kevin and Johanna Caldwell
从事

對奇蹟說“是”

多年的心痛

當我和妻子結婚時,我們迫不及待的想要孩子,但是一個月又月,我們難過地發現喬安娜並沒有懷孕。大約一年後,我們去看了一個醫生,他要求做一些檢查。喬安娜做了手術檢查,結果證實她有健康問題,這將會讓她難以懷孕。同時我也被診斷為生育能力低下。

雖然我們住在達爾文,但我們每年至少要穿越一兩次大陸去墨爾本看我的眼科醫生。由於他的診所就在聖帕特里克大教堂的馬路對面,我們總是會去那裏祈禱。當我們跪在聖母雕像前時,我們祈禱天主的旨意得以實現,但我們帶著希望祈禱,他的旨意將為我們帶來一個孩子。

經過多年嘗試不同的治療方法,喬安娜終於懷上了加布里埃拉。我們欣喜若狂,並感謝上帝在八年的心痛之後回應了我們的禱告。在我們下次訪問墨爾本時,我們在聖母雕像前點燃蠟燭,為她的代禱表示衷心的感謝。

當加布里埃拉出生時,我們享受天主的祝福。四個月大的時候,她在游泳課上抽搐,我們都很驚訝。雖然醫生一開始認為這只是一種發熱性抽搐,但加布里埃拉一有最輕微的感冒,就會持續癲癇發作。最終,她被診斷出患有德拉維特綜合症——一種難以控制的癲癇和癲癇發作。因為遭受嚴重腦損傷的可能性很高,但我們並沒有因為這樣的診斷結果而感到崩潰,因為我們覺得即使在此時此刻,天主的手也從未遠離過我們。隨著她的成長,她開始跑、跳舞、唱歌和玩耍,依偎著我們說:“我愛你。”她對我說“爸爸,你好笑”的笑聲仍然在我耳邊回響。

充滿奇跡的孩子

我們曾希望加布里埃拉不是獨生女,但我們並沒有自然懷孕。所以我們回到醫生那裏尋求同樣的生育治療,這幫助我們懷上了加布里埃拉。令我們吃驚的是,我們在任命時發現天主已經賜福給了我們。我們不需要開始治療,因為喬安娜已經懷上了索菲亞了!我們認為索菲亞為我們的“奇蹟寶貝”。

在我們的考驗中,我們感到很幸運,沒有任何干預就懷上了她。在閱讀了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他的《身體神學》中對婚姻的統一和生育目的的美麗解釋後,我們認真對待了我們的結婚誓言,並對天主希望我們的婚姻敞開了心扉。然而,加布里埃拉和索菲亞是天主選擇我們懷孕的孩子。

由於加布里埃拉不斷地從癲癇發作中恢復過來,我們都充滿了希望。但當她三歲的時候,當我們還在興奮和努力珍惜我們的新生兒時,加布里埃拉得了腸胃炎。我們已經習慣了她每次生病都會出現癲癇發作,但這一次癲癇發作持續了四天。在重症監護室接受藥物誘導昏迷,我們不確定她是否能挺過來。我們處於震驚之中,但天主的愛讓我們在醫院度過了漫長的時光,以及看到我們明亮、美麗的孩子惡化時的悲傷。我們把每一刻,每一天都當作一種祝福。如果我們能讓她再呆一兩年,那麼這一刻就足夠好了,我們會用我們的愛包圍她。在祈禱的支持下,她的生存意願讓她的醫生們感到驚訝,但持續的癲癇發作造成了嚴重的腦損傷,使她失去了行走、說話或進食的能力,最終她在醫院住了三個月。

變化莫測

下一個挑戰是讓她坐着輪椅回家,一切都完全依赖我們,而我們也要照顾孩子。加布里埃拉日夜在哭泣,但當她接受藥物治療來缓解她不斷的哭泣時,她會一直睡覺。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個一直在哭或睡覺的孩子。我們想不明白為什麼這樣一個天真無邪,沒有對任何人做過錯事的一個孩子竟然會有這樣的遭遇。

怎麽可能?爲什麽是她?爲什麽是我們?我們的情緒像在坐過山車,看到她如此難受,我們卻無法幫助她。所以,我們把她交托给天主,祂用愛回應了我們的祈禱。我們感到祂在說:“我是你們的父親。”我是引導你們生命的主。”雖然這已經遠遠超出了我們所及的範圍,但他賜給了我們和她一起進行這次旅行的力量。

我們確信,如果天主想要我們這樣做,祂就會留在我們身邊,與我們並肩作戰。這很困難,但是有了這個殘疾的孩子使我們能夠依賴彼此,把我們的注意力從我們自己的問題和弱點上轉移出來,這樣我們就可以把我們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這個非常需要我們的孩子身上。如果沒有彼此和我們社區的支持,我們就不可能做到這一點。為了幫助加布里埃拉的治療,我們舉家搬往前布里斯本,在那裏我們得到了新慕道團的支持。

有了新慕道團的幫助,和更多的天主教社區的籌款支持,對未來面臨的挑戰都至關的重要。加布里埃拉要完全的依賴別人幫她刷牙、梳頭,吃飯或是上廁所。她不會說話,也不能走路。喬安娜和我很感激我們通過了國家殘疾保險計劃(NDIS)得到了一些對她的護理和治療的幫助。除了治療之外,加布里埃拉還需要做手術來調整她的臀部。七歲時,一次手術後的心力衰竭使她再次為生命而戰。醫生告訴我們,是時候說再見了。

我們再一次悲傷欲絕,我們還沒有準備好放棄我們期待已久的女兒。我向聖若望保祿二世、聖十字瑪麗和聖母瑪利亞代禱。這是一個強烈而不斷的祈禱的時刻-祈禱天主的旨意得以實現,但也在祈禱一個奇蹟。通過天主的恩寵,祂通過新慕道團的弟兄姐妹給我們信息。《依撒依亞》書50:4節說:“吾主上主賜給了我一個受教的口舌,叫我會用言語援助疲倦的人。”我們在基督內的弟兄姐妹與我們一起守聖時和念玫瑰經。當我們向天主稱讚她的時候,我們也帶著信任和希望祈禱。

那天一開始,我們就被告知加布里埃拉的生活是“以小時計算的”。晚禱時,伴隨著《約伯傳》1:21說“上主賜的,上主收回”。就在那一刻,我被這些話的意義所打動,我請求上主憐憫我們,準備好我們的心。我們的神父和我們在醫院一起守在她的床邊為她代禱。

他建議我們每小時祈禱一個以色列人在沙漠裏禱告的詞——“我們已經滿足”。這個詞與逾越節和救恩的歷史聯繫在一起,它說:“主,你所做的一切都值得讚美……如果你能把我們帶出埃及,那就足夠好了……如果你能帶我們穿過大海,那就足夠好了。”這是我在視頻結尾唱的那首歌,這是我們最艱難的生活的詞。淩晨三點左右,她突然開始好轉,繼續恢複,直到康復出院。我相信加布里埃拉活下來是個奇蹟。重症監護病房的醫務人員們都沒有想到她能夠活下來。

最好的事情

盡管有殘疾,加布里埃拉仍然熱愛生活。她很喜歡她那群特殊學校的朋友們,在那裏她有歸屬感,喜歡在學校裏繪畫和一些練習開關的活動——比如通過舉起右手按下開關,打開iPad上的電子書。她通過眨眼和輕微的點頭來交流,同意就點頭,眼睛望著遠方就是不同意。特殊結構化的問題有助於這個過程。

加布里埃拉喜歡和她的姐姐、表兄弟姐妹和朋友們一起活動。她最喜歡的東西包括音樂、電影、音樂劇、明亮的燈光、色彩和食物。她可以自己喝濃湯、吃冰淇淋、醬汁和巧克力。她很喜歡去戶外曬太陽,參觀植物園的草本園,在那裏她可以聞到不同的植物。加布裏埃拉喜歡跳舞,她已經成為主流舞蹈團體超級明星的一員超過六年了。他們通過移動她的手臂和四處移動她來幫助她參與其中。其他女孩圍著她跳舞,讓她參加舞蹈活動。

一次重大祈禱

加布里埃拉知道天主愛她,並幫助她解決她所面臨的許多遭遇和困難。她每周最重要的亮點之一就是去參加彌撒。她喜歡領受聖體,參加孩子們的禮拜儀式和我們在家裏的祈禱,她的姐姐幫助她演奏打擊樂器,如鼓或木琴。

祈禱是加布里埃拉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她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照片放在她的床尾,旁邊還有一個來自薩爾瓦多的色彩鮮豔的傳統十字架。加布里埃拉記得很多禱文,比如我們在她睡覺前和醒來時和她一起背誦《天主經》和聽(申命紀6:4-10)。盡管她不說話,但她的眼睛卻閃爍著理解的光芒。

如果一個家庭正在與殘疾作鬥爭,他們仍然可以讚美天主,並繼續走向祂。因為我們所經歷的一切,我們能夠指導夫妻在婚姻中出現的問題。我們沒有放棄天主。每天在家裏和我們的教區一起祈禱,幫助我們把天主放在第一位,並相信那是我們生活中一切事務的目標。

我們一生中有許多十字架,但耶穌說:“背著自己的十字架來跟隨我。”(瑪竇福音16:24)我有可能看到我們生活中的困難——比如加布里埃拉的腦損傷阻止她做她以前做的事情時的沮喪——作為高舉十字架的機會。

我們不知道天主對我們的計劃,對她的計劃或者對我們的。但我們可以把每一天都看作是一種祝福。我看到了加布里埃拉與天主的聯繫的目的。她非常清楚天主在她的生命中,她作為一個見證天主對她的愛的使者。人們被她所吸引,想了解更多關於她的故事,而他繼續以深刻的方式回應她的祈禱。

 

Share:

Kevin and Johanna Caldwell

Kevin and Johanna Caldwell live in Brisbane with their daughters, Gabriela and Sofia. Article is based on Shalom World TV program “Triumph” featuring Gabriela and their personal testimony. To watch the episode visit: shalomworld.org/episode/gabriela-elizabeth-caldwell-triumph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Lates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