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遭遇/Article

10 月 25, 2022 211 0 Margaret Fitzsimmons
遭遇

你是無價的

多年來,瑪格麗特·菲茨西蒙斯忍受著深深的痛苦和羞恥,直到她聽到了永遠改變她生活的個字

破碎的童年

我在一九四五年來到這個世界,當時飽受戰爭蹂躪的德國正在處於重建受損的基礎設施和處理數百萬流離失所的人的困難境況。作為一個單身母親,我媽媽努力撫養我,又交往了數段的男女關係。為了幫助支付房租,她會承擔一些額外的工作,比如清掃我們住的大樓的樓梯,而我也會拿著簸箕在那裡幫忙。 我最喜歡猶如父親的男人是個警察,他是一個好人。我母親懷了他們的孩子,但她不想要,所以她墮胎了,然後離開了這段關係,開始在酒店工作。當媽媽在樓下和顧客一起工作和喝酒時,我通常一個人在閣樓臥室裡。媽媽喝醉了,一回到家就脾氣暴躁,無緣無故地找我不妥的地方。她總是給我留下一張長長的工作清單,但我永遠無法完全讓她合意。往後的情況越來越差,在與警察的新女友發生爭執後的一晚,她最終入獄了。

越加轉壞

當舅父移民澳洲後,外公覺得媽媽和弟弟在一個國家就好了。於是,我們在一九五七年跟著舅父去了澳大利亞,和他住了一段時間。媽媽找到了一份廚師的工作,我從旁做洗盤碗的工作。如果她發現我不專心幹活,她便會向我扔比如燒烤叉的東西。我只有十二歲,經常犯錯,最後我全身都是傷疤。當她醉醺醺的時候,情況就更糟了。我開始對她憎惡。

那時我們住在寄宿公寓裡,她認識了很多喜歡開車到郊區,坐在樹下喝酒的新朋友。那時我快十三歲,她不會把我留在家裡,但她會跑到灌木叢裡,讓我和周圍的人坐在一起。其中一個晚上,我被輪姦了,但我太害怕,不敢對媽媽說。

在另一個晚上,我們在高速公路上行駛,一輛汽車不斷超越我們,最後讓我們的車停在一旁。原來是臥底警察。他們把我們帶回警局(派出所),逐一審問。當發現我受到性侵時,派了一位醫生來檢查我。一兩天後,他們給了媽媽一張法庭的傳票。但我們一到家,她就開始收拾行李,趕下一班火車出城,最終來到了一個小鎮,在那裡她找到了另一份廚師的工作,而我則當上了女傭工。這是一個艱難的生活,但我學會了生存。

強烈對希望的渴求

媽媽和一個叫威爾遜的人交往,我們和他一起住在塔利。在他的第一任妻子去世後,他曾入了精神病院。後來媽媽很快就帶壞了他,他們喝醉了就開始打架。我討厭被捲入他們的爭吵之中。當媽媽懷孕時,她說:“我們坐威爾遜的車去悉尼,開始新的生活吧。我真的不想結婚,也不想生這個孩子。”我覺得很可怕。我厭倦了獨自一人,多年來一直想要一個兄弟或姐妹。所以,我去告訴威爾遜。在他和我媽媽對質之後,他們最終結婚了,但她讓我負責。她告訴我我必須照顧孩子,因為她不想要她。在我遇到湯姆之前,我的小妹妹一直是我唯一的世界。

我厭倦了所有的爭吵,湯姆答應在我足夠大的時候與我結婚,所以我離開了家。我以為在那之後的生活會很精彩,但事實並非如此。湯姆的媽媽很好。她真的很想照顧我,但湯姆會喝醉,然後回家虐待我。他不停地喝醉,接二連三的被解僱,所以我們經常搬家。後來我們確實結婚了,我希望他能安定下來,開始對我好一點,但他一直打我,有外遇。我不得不擺脫這種痛苦,所以我收拾好一切並搬到布里斯班,在那裡我找到了一份洗碗的工作。

一天深夜下班,我下了車,看到馬路對面站著一個人。我知道是湯姆。雖然我很害怕,但我還是呆在路燈附近,以防他嘗試一些愚蠢的事情。他跟著我,但我告訴他我不會回去,我要離婚。

一個新的開始

回到家,我收拾行裝,坐去悉尼的火車,然後坐公共汽車出城。幾個月來,我一直做他追我的噩夢。我在醫院找到了一份傭工的工作,在那裡我結交了新朋友。還有一個英語很差的年輕女孩和我很像。我們相處得很好,一起開始了我們的護理培訓,培訓結束後在一家醫院工作。 她認識一個在軍隊服役的小伙子。當他邀請她參加舞會時,她讓我也去相親,這樣我們就一起去了。約會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這是一種逃避的方式。一名提供餐點的軍隊餐飲服務商開始關注我。我覺得他比相親的更好,所以我們跳了幾支舞,相處得很好。我們一直在見面,但幾週後,彼得告訴我他被派去學習航空課程。我感到非常失望。

我們分享了我們人生的故事,所以他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他沒有放棄我並保持聯繫。我越了解他就越喜歡他,但我不想在第一次災難性的失敗之後再次結婚。最終,他把我介紹給了他的家人,我們在他完成訓練之前訂婚了。他被派往湯斯維爾,我和湯姆住在那裡。雖然我不想重溫過去恐怖的生活,但我不能拒絕彼得。在我們能夠合法結婚之前,我們一起生活了將近兩年。彼得從小就信奉天主教,但在匆忙的軍訓中停止了教友的生活,所以我們只在後院結婚。

改變一切的話

有時我很孤獨,因為彼得經常在外地維修直升機。我找到了一份高中實驗室助理的工作,但我們開始意識到我們的生活中缺少了一些東西。我們擁有了一切,但仍然空虛。然後彼得建議說:“我們去教堂吧。”前幾次,我們坐在後排,但隨著我們的心向主的同在敞開後,我們參與得更多。我們聽說有一個週末的婚姻懇談會並報名參加。這讓我們倆都大開眼界。我們的心被震撼了。

在那個週末,我們學會如何通過用寫字來交流。我一直無法用語言表達我的感受。媽媽總是叫我閉嘴,所以我學會了不說話,變得無法分享我的情緒。

當我第一次聽到“天主不會製造垃圾”這句話時,我知道這些話是為我說的。一股情緒席捲了我。‘天主創造了我。我是好的,我不是垃圾。這些年來,我一直在貶低自己,為所發生的可怕事情責備自己——強姦、嫁給一個我本該更了解的酒徒、離婚、我母親的虐待……。我要復活了。每次參加彌撒或禱告會,我的心都會變好。我非常愛天主和我的丈夫。

用愛代替仇恨

到現在為止,我還沒有原諒過任何人。我把我的傷痛拋在腦後,把它們鎖起來,就好像它們從未發生過一樣。當彼得和我訂婚時,我想讓媽媽知道。我寄了信,但她把信“退回給發件人”,所以我放棄了。然後,我夢見我看到我媽媽掛在樹上。她那雙深藍色的眼睛睜著,低頭看著我。我可憐兮兮地看著她說:“天啊,我不喜歡她,但沒那麼討厭她。”不知何故,那個夢教了我不要恨。即使我非常不喜歡某人的所作所為,仇恨也是錯誤的。我完全原諒了媽媽,這為我打開了另一扇通往恩典的大門。我軟化了,再次向媽媽伸出手,直到她終於做出回應,我們和她相處了幾天。當我姐姐打電話告訴我她突然死於心髒病時,我淚流滿面。

在她去世後,我覺得我沒有好好地原諒媽媽,與一位神父諮詢和祈禱後幫助我恢復了平靜。當我說出寬恕的話時,聖神的光穿透了我,我知道我已經寬恕了她。 寬恕湯姆是我不得不繼續祈禱的事情。花了很長時間,我不得不不止一次大聲說,我原諒湯姆虐待我的時間,他的事務以及他沒有妥善照顧我。我知道我已經原諒了他。回憶帶不走,但它確實帶走了傷害。

把石板擦淨

寬恕不是一次性的事情。每當怨恨再次出現時,我們都必須寬恕。我們必須不斷地放棄懷恨在心的願望,把它們交給耶穌。這就是我祈禱的方式:“耶穌,我把一切都交給你,照顧好一切。”祂做到了。一旦我祈禱了幾次,我就會感到完全平靜。 我花了很長時間才感到足夠強大,一直滿以為強姦帶來治癒的寬恕。其實我只是把它推到一邊。我什至不想考慮它。然而,一旦我將它呈現給基督並寬恕了強姦我的人,即使那也得到了治愈。它不再影響我了。天主已經把它擦乾淨了把壞的回憶抹去,因為我求天主來拿走任何不屬於祂的東西。 現在,當事情發生時,我把事情交給天主,我的平安就沖刷在我身上。我們有一位了不起的天主,他在早上、中午和晚上都在寬恕。無論我們生活中有什麼黑暗,天主都在那裡等著我們悔改並請求祂的寬恕,這樣祂就可以潔淨我們,使我們變得完整。

Share:

Margaret Fitzsimmons

Margaret Fitzsimmons lives with her husband in Brisbane, Australia.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Lates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