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传福音/Article

10 月 28, 2023 106 0 Bishop Robert Barron, USA
传福音

以善福傳

任何對我的工作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為了信仰的真理我主張用有力的辯論。長期以來,我一直呼籲恢復歷來稱為的護教學,來對持懷疑態度的反對者捍衛信仰所宣稱的。而我也曾重覆地以權衡的態度反對對天主教教義的沉默。還有,多年來我一直強調美善在福傳侍工的重要性。西斯丁小聖堂的天花板、聖禮拜堂、但丁的《神曲》、巴赫的《聖馬竇受難曲》、T.S.艾略特的四個四重奏和沙特爾大教堂都有非凡的說服力,在許多方面都超越了正式的論證。所以我肯定真理之路和美之路。但我也建議,第三種超然事物,即善,作為傳播信仰的一種方法。道德正直,具體地生活出基督徒的生活方式,尤其是當以英勇式的態度去做時,甚至可以感動對信仰最心硬的不信者,這一真理的原則在過往的幾個世紀一次又一次地被證明。

在基督宗教運動的早期,初期猶太人和希臘人都看待當時的信仰不是引起公憤的,就是非理性的,是耶穌跟隨者的道德良善帶領許多人相信了。在他著名的古訓中,教父德爾圖良表達了那些詑異的外教人對早期教會的反應:“這些基督徒怎何以彼此相愛!”正當此時畸形嬰兒被遺棄是常見的事,當窮人和病人都只能依靠自己,當殺人是為復仇就可以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時,早期的基督徒關心照顧那些沒有人想要的嬰兒,給病人和臨終者需要的及時援助,並盡力去寬恕因信仰而迫害他們的人。這種善良不僅是對他們自己的兄弟姐妹,但令人驚訝的是,還伸展到外人和敵人。這種特別及超凡的高尚道德行為讓許多人相信這些耶穌的門徒中有些特別的事情,一些絕妙而罕見的事情。這迫使他們要更深入的去看。

在羅馬帝國崩潰後,是文化和政治混亂期,一些靈修苦行者前往洞穴、沙漠和山丘,就是為過一些更徹底刻苦的基督徒生活。從這些早期的苦行者中,出現了隱修生活,這是一場靈性的運動,隨著時間,帶來歐洲文化的更新。令許多人著迷的是他們看到隱修士們對他們所承諾的絕對熱枕,他們對貧窮的熱切接受,以及他們對上智安排的全然信賴和喜樂。再一次證明,是生活出福音令人信服。類似的事情也發生在十三世紀為教會嚴重腐敗的時期,尤其是神職人員中。方濟各、道明和他們的同道們創立了托缽修會,這只是一個乞食修會好聽些的名稱。信賴、純樸、為窮人服務以及道德的純真,給道明會和方濟會在教會內掀起了一場革命,並有效地更新大批信仰變得鬆懈和冷漠的基督徒。

我們在我們這個時代也發現了同樣的動力。若望·保祿二世是二十世紀第二位最有影響力的福傳者,但毫無疑問,第一位是一位從未寫過重要神學或護教學作品的,從未與有懷疑者參加公開辯論,也從未創作過美麗的宗教藝術作品。當然,我指的是加爾各答的聖德蘭。最近一百年從未有人像這位生活在極端貧窮和奉獻自己去服務社會上最被忽視的人的樸實修女傳播基督信仰更有影响力。

有一個關於一位名叫額我略的年輕人的奇妙故事,為了學習基督教教義的基礎知識,他找到了亞歷山大的大奧里根。大奧里根對他說:“來分享我們的團體生活,那你就會理解我們的信條。”年輕的額我略接受了這個建議,熱熾地接受了完滿的基督信仰,在歷史上被稱為神奇工作者聖額我略。在杰拉德·曼利·霍普金斯對一位正在挣扎去接受基督真理的同道者說的也是同樣不用思索的話。這位耶穌會詩人沒有指示他的同道讀書或諮詢爭論,而是 “施與”。生活出基督徒的精神有其說服力。

我們正經歷近代教會歷史上最黑暗的時期之一。神職人員的性虐待醜聞使無數人離開天主教,世俗主義浪潮仍在繼續崛起,尤其是在年輕人中。我的恩師,已故偉大的樞機主教喬治,在觀察這一情況時,曾常說:“我正在尋找秩序;我正在尋找運動。”我認為他的意思是在這危機時刻,聖神往往會興起有聖德的男女,努力地以熾烈和公開的方式去生活出福音。我再一次確信,此時此刻,我們需要好的論據,但我更堅信我們需要的是聖人。

Share:

Bishop Robert Barron

Bishop Robert Barron 本文最初被發表在 wordonfire.org。經允許轉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Lates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