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从事/Article

4 月 22, 2023 166 0 Teresa Ann Weider, USA
从事

不配得到的禮物

生活中的突然轉變和變化可能是令人痛苦的,但鼓起勇氣!你並不孤單。。。

要想解釋我意識到與天主關係的時刻,就像要我記住我何時開始呼吸一樣困難;我做不到。我一直都感知到天主臨在在我的生活中。儘管沒有一個清晰明確“啊”這樣的時刻讓我意識到天主,但有無數的時刻提醒我他一直臨在。聖詠第138篇有這樣美麗的描繪:“你造成了我的五臟六腑,你在我母胎中締結了我。我讚美你,因我被造,驚奇神奧。”(聖詠139:13-14)

唯一的答案

誠然天主一直是我生命中恆常的臨在,但很多時候其他事情卻不是一塵不變的。例如,朋友、家庭、健康、信仰和感情,都會隨著時間和環境而改變。

有時變化讓人感到新奇和興奮,但有時卻讓人恐懼,感到軟弱和不堪一擊。事情的起伏波動之快,彷彿我的腳踩在一個多風的沙灘邊緣,潮水不斷地衝擊轉移我腳下的基石,使我不得不再次去找尋我的平衡點。我們如何管理那些使我們失去平衡的日常變化?對我來說,答案只有一個,我猜想對你來說也是如此。恩寵—天主自己的生命在我們體內的流動,這是一份我們不配得到,也不應得到的天主的禮物,既無法賺取也不能購買,但它卻引導我們通過今生達到永恆的生命。

無休止的遷居

平均而言,我大約每五或六年搬一次家。有些搬家是當地的,而且是臨時的;有些則是把我帶到更遠的地方,而且時間更長。但它們都是同樣的搬遷和變動。

第一次重大變化是由於我父親工作的變動,需要在全國範圍內搬遷。我們家在一個在地理和文化上都與新州有很大差異的州紮下了根。新事物帶來的興奮感暫時緩解了我對未知的恐懼。然而,當我們到達新家時,我離開了我熟悉的一切–我的家、我們的親戚、朋友、學校、教堂和所有熟悉的一切—沉重的悲傷和空虛把我吞沒了。

搬遷改變了我們的家庭動態。當每個人都在適應變化時,他們開始專注於各自的需求。我們不再覺得是同一個家庭。沒有什麼感覺是安全或熟悉的。孤獨感開始襲來。

涓涓細流

在搬家後的幾個星期裡,我們打開包裝,整理我們的物品。有一天我還在在學校時,我母親打開了一個十字架的包裝,這個十字架從我出生起就一直掛在我床頭的牆上。她把它拆開,掛在我的新臥室裡。

這只是一件小事,但它帶來了很大的不同。十字架是我熟悉的至愛。它使我想起我有多愛天主,以及我在以前的家裡經常與他交談。從我還是個小女孩起,他就是我的朋友,但不知為何,我把他拋置腦後。我從牆上取下十字架,緊緊地握在手中,潸然淚下。我的內心開始有了變化。我最好的朋友曾經和我在一起,現在我重新與他交談。我告訴他這個新地方的感覺有多麼陌生,我多麼渴望回家。幾個小時以來,我告訴他我變得多麼孤獨,恐懼籠罩著我的心,我請求他的幫助。

淚水一點一點地從我的臉頰落下,洗卻了籠罩在我心頭的黑暗。許久沒有感受到的平安,在我的心中駐留下來。淚水逐漸被吹乾,希望進駐心田,知道天主與我同在,我再次喜形於色。那天,天主的臨在改變了我的性情、我的心和我的前景。單靠自己的力量無法做到到這一點,這是天主賜給我的禮物…他的恩寵。

生命中的唯一不變

在經文中,天主告訴我們不要害怕,因為他一直與我們同在。我最喜歡的一節經文幫助我應對因變動帶來的恐懼:“上主必親自領導你,與你同在,決不拋棄你,也決不離開你;你不要害怕,也不要膽怯。”(申命記31:8)

自從我還是個小女孩以來,我經歷了很多次搬遷和變動,但我已經認識到,搬遷和變動的人是我,而不是天主。他從未曾改變。無論我身處何方,無論我的生活中發生什麼變化,他與我不離不棄。天主在我的每一次搬遷、每一次變化和每一次沙地上的移動之後都恢復了我的平衡。自從我有記憶以來,他一直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有時我忘記了他,但他從未曾忘記我。他怎麼會呢?他對我的了解如此之深,以至於“連(我)的頭髮都數過了”(瑪竇福音10:30-31)。這也是恩寵。

我從臥室牆上取下那個十字架並將此緊握手中的那一天,象徵著我將在餘生中與他建立永久的關係。我需要他的持續臨在來解除黑暗,給我希望,並為我指明方向。他是“道路、真理和生命。”(若望福音14:6)我緊緊地握住他不放,通過祈禱、閱讀聖經、望彌撒、領受聖體聖事以及與他人分享他帶給我的恩寵,我需要我的朋友像他應許承諾的那樣永遠與我在一起。我需要他所有出乎意料的恩寵,我每天都在祈求它們。我確信我不配得到這樣的禮物,但他還是把它們賜給了我,因為他是愛,想拯救像我這樣的‘可憐蟲’。

Share:

Teresa Ann Weider

Teresa Ann Weider 多年以來,積極地教會內從事許多志工,她同自己的家庭住在美國加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Lates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