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从事/Article

10月 28, 2023 172 0 Karen Eberts, USA
从事

超出我的想像

无论你如何努力,你的生活中是否有一些门拒绝为你打开?通过这种由衷的体验,了解那些紧闭的门背后的秘密。

打开圣犹达大教堂的门,我和丈夫在人群中找到了座位,各人聚集在一起参加一位女士的葬礼。我在20岁时已认识这位女士。她和她的丈夫当时是天主教灵恩祈祷团体的牧职领袖。虽然我和她并不是私交甚笃,但当我加入这个充满活力、充满信仰的团体时,她对我的生活产生了重大影响。她的二儿子肯(Ken)现在是肯神父(Father Ken),那天也是他任命为神父的25周年纪念。

扫视会众,发现许多我过去和现在熟悉的面孔。肯神父对母亲的感人至深的悼念,以及弟兄姊妹们充满爱意的悼词,反映了祈祷小组对他们的家庭,以及以往许多的参加者的影响。他们的话让我想起了圣神如何使用这个社区,改变了许多人的生命,尤其是我的生命。

被拖入爱情

我是由两个非常虔诚的天主教父母抚养长大的,他们每天都参加弥撒。但作为一个青少年,我只是勉强参与教会的生活。我对父亲坚持每晚全家一起念玫瑰经;不仅在饭前祈祷,而且在饭后也要,这让我感到不满。逢周五晚上 10 点参加朝拜圣体,对于一个 15 岁的少年,在社交上来说并不是一个好兆头,尤其是当我的朋友问我周末做了什么时,我哑口无言。对当时的我来说,成为一名天主教徒意味着大量的规则、要求和仪式。我每周的经历不是一种喜乐或与其他信徒的团契,而是一种责任。

尽管如此,当我高中毕业后的秋天,姐姐邀请我和她一起参加她大学的周末退修时,我还是愿意出席。我住的小镇几乎没有什么新的体验,退修对我来说绝对是超乎想像的。事实证明,这次退修为我的余生定下了轨迹!

在参加者的热情以及比尔神父与我们分享天主时,脸上挂满的灿烂笑容之间,我看到了一些我在家乡教区从未见过的东西,就是我真正想要的我的生活:快乐!周末快结束时,在户外安静的时间里,我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了天主,但并不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无望的情况

不到两年后,我和姐姐从佛罗里达东海岸搬到了西海岸,首先是因为她的工作,其次是因为我被圣彼得堡的一所大学取录。我们努力寻找一个能够负担得起的住所,可惜努力一次又一次地受挫,因为许多公寓经理不愿意把一单卧室的单位,租给两个女孩——尽管我们有生以来都共用一间卧室,而且是姐妹!再次遭到拒绝后,我们灰心丧气,于是在圣犹达大教堂停下来祈祷。我们对这位圣人一无所知,却发现了一张祈祷卡,发现圣犹达是「绝望病患者的主保圣人」。

经过坎坷的寻找廉价住房后,我们徒劳的处境似乎已经是绝望的情况,所以我们跪下祈求圣犹达的代祷。今次到达我们名单上的下一个公寓大楼后,我们再次遇到了公寓经理同样的犹豫。然而,这一次,这位年长的女士看着我,停顿了一下,说道:「你让我想起了我的孙女。 我通常不会把一间卧室租给两个女人,但是……我喜欢你,我要破例一次!」

我们发现离新居最近的天主教堂是圣十字架堂,那里有一个名为「天主临在祈祷团」的团体每周二晚上聚会。如果我们之前能够租到任何其他的公寓,我们就不会被带到这群充满欢乐的人身边,而且我们很快就称大家为「家人」!很明显,圣神在工作,在我积极参与这个团体的 17 年里,祂的临在一次又一次地显现出来。

完成圆圈

回到圣犹达大教堂,那天的生命庆典不仅是为我们认识很久的牧职领袖的庆祝,也是我自己的庆祝!回想起我年轻时的破碎,以及当时的孤独和不安全感,我惊叹天主如何改变了我的生活。祂用祂的灵和祂的子民,在情感和灵性上治愈了我,让我的生活充满了经得起时间考验、深厚而丰富的友谊。祂帮助我发现了我的天赋——团体为我提供了一个可以不同方式服事的地方,直到我意识到我的自然能力,就像组织能力一样,可以用于灵修目的。

几年后,我被邀请加入一个新的教牧团队,充满活力的团长以身作则地指导我。在他的鼓励和支持下,培养了我的领导材能,从而开始了新的事工,为祈祷团体中的「信仰之家」以及教堂门外的「最卑微的人」服务。

几年后,当附近一个新教区开始建立时,我被邀请加入那里的音乐事工。在圣神的提示下,我也参与了其他各种事工。结合我多年来所学到和经历的一切,我能够举办许多活动,为我们的堂区提供治愈、皈依和成长的机会。在过去的 14 年里,我很幸运地组织了一个由我和一位朋友发起的妇女团契小组,她和我一样,被基督教徒团体的爱和关怀所改变。

我发现天主在圣经中的所有应许都是真实的。祂是忠诚的、宽容的、仁慈的、富有同情心的,是比我想像中更深厚的快乐源泉!祂为我的生命提供了意义和目的,在祂的恩典和指导下,我能够与耶稣合作事奉四十多年。那些年我不必像以色列人那样「在沙漠中徘徊」。这位以「白天的云柱,夜间的火柱」(出谷纪 13:22)引导他子民的天主,日复日、年复年地引导着我,一路向我启示祂的计划。

祈祷团的一首歌曲在我脑海中轻快地响起:「看,兄弟们同居共处,多么快乐,多么幸福!」(圣咏 133:1)。葬礼那天环顾四周,我看到了明显的证据。肯神父母亲身上作工的圣神,从她所种下的种子中结出了许多果实,无论是在她的家里还是在我们的信仰团体中。多年来在我生命中种下和浇灌的种子。同样的,圣神也为我带来了收获。

保禄宗徒在写给厄弗所人的信中说得最好:

「天主能照他祂在我们身上所发挥的德能,成就一切,远超我们所求所想的。愿祂在教会内并在基督耶稣内,获享光荣,至于万世万代!亚孟!」(3:20-21)

Share:

Karen Eberts

Karen Eberts 是一位退休的物理治疗师。在过去的十三年里,她一直在推动女性的圣经学习。凯伦是两个年轻人的母亲,她和丈夫丹住在佛罗里達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ates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