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遭遇/Article

1月 10, 2023 252 0 David Hambley
遭遇

改变生命

是时候放手交托在天父的手中

我今年76岁,从小在天主教氛围中长大的天主教徒,我成长于一个跨教会的家庭中,母亲是天主教徒,父亲是圣公会教徒,所以我从来没有橙色和绿色的问题。我是一名欧洲特许工程师,接受耶稣的时间相当晚。

我出生的那个时代,天主教会仍然要求混合婚姻的孩子接受洗礼并在“信仰”中成长,我在天主教学校上学,了解了圣体圣事,并适时地进行了第一次办告解,领受了第一次圣体圣事和坚振。我住在家里,直到我离开学校,开始在一家大型电子公司做学徒之前,我一直是个尽职尽责的天主教徒,甚至还在弥撒中担任辅祭。学徒期结束后,我在一个新的城市找到了新的工作。搬走后,我经历了对天主和宗教的怀疑,尽管我经常参加弥撒。我记得我在一次告解中,我向神父坦诚我正在失去我的信仰。神父告诉我对此进行祈祷。正如我当时所想的那样,我做得很糟糕。

转折点

最终,我爱上了一个英国圣公会的女人,并与之结婚。生活在继续。葆琳和我有两个儿子,他们都接受了天主教的圣洗圣事,而我继续承袭我的旧习,一直以来作一个“尽职”的天主教徒。1989年,我参加了我们教区的神恩复兴计划,而正是这成为了我皈依天主路上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通过这个计划,我了解到爱自己的重要性,因为如果你不能爱自己,你怎么能爱别人?

三年后,教区的成员举办了一个“精神生活”的研讨会,就像ALPHA项目一样(介绍天主教基本教义的福音性课程),但没有神父参与。我参加了,因为我想做一些事情来改善我的祈祷生活。当时我非常茫然,不知道从何做起。在倒数第二个晚上,我接受了圣神领洗的祈祷,尽管当时我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之后,我站在排队领取点心的队伍中,我知道重大的事情正在发生。

第二天,我在精神上仿佛被高置于三万英尺的高空,过了好几天才回到地面!我已经成为一名基督徒了!我掸去了妻子给我的那本《圣经》上的灰尘,我发现了天主的话语。这是我对天主的疑虑打消的开始。当我加入教区的祷告小组时,我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人,他们被称为神恩复兴运动派,我努力想弄明白他们的祷告和舌音祈祷。我告诉天主我对舌音神恩并不了解,然后发现主的幽默感很调皮,不久后我自己也得到了这种天赋。

拨开迷雾

天主还揭示了我为什么会被赋予这种天赋。我的分析性思维经常妨碍我的祈祷,所以天主给了我舌音神恩,使我的思维暂时处于短路,而从心里发出祈祷。我的信仰逐渐坚定和深刻。我成为弥撒圣祭中的读经员,为能宣讲天主的话语而感到荣幸。我仍然觉得祈祷很困难,所以主再次显示了他的幽默,让我成为被呼召“为无家可归的人服事”代祷小组的组长,这个代祷小组由来自众多邓弗姆林教会的基督徒构成的团体。

自从有了这些经历,我几乎完全治愈了自童年以来的不良记忆。我说“几乎”是因为我意识到,像圣保禄宗徒一样,我被留下了一根肉中刺,以保护我免受骄傲的罪。

我们都在受洗时收到了圣神的恩宠,并应在坚振时打开它们。但我直到大约三十年后更新时才开启我的恩宠。从那时起,天主使我充分发挥了我的洞察力,预言和医治的能力。天主还纠正了我的一个错误观念,即专注于耶稣是对天父的不忠。我一直觉得与天父和圣神很亲近,但现在耶稣一直向我显明他是我的兄弟和朋友。

在精神上,我已经不再是三十年前的我了。是的,曾经的我,疲惫、担忧、沮丧。毕竟我只是一介凡夫俗子。然而现在我感到内心深处的平静,不管表面上发生了什么。是天主在我的生命中采取主动带来了这些变化。我只需要与他的恩宠合作。

我感谢天父,感谢您的儿子耶稣,我的救赎者,以及您的圣神,没有他我什么也做不了。当我继续我的生命旅程时,愿我永远记住你一直与我同在。阿门。

 

 

 

Share:

David Hambley

David Hambley is a retired chartered electronics engineer. Married for nearly 50 years, he lives with his wife and 2 sons in Scotland.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ates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