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从事/Article

7月 13, 2023 140 0 Emily Shaw, Australia
从事

从学术信仰到信仰实践

我可以辨认出一个留着齐肩头发的男人的头和肩膀,额头上方有尖尖的东西。

时值傍晚。我坐在我们为一年一度的教区青年避静设立的临时教堂里。我累了。疲惫不堪,因为我作为青年事工工作者要组织周末的活动,更因为我在怀孕期的前三个月。

我自愿参加这个圣体朝拜的时刻。有机会24小时朝拜圣体是避静的巨大吸引力。看到年轻人与我们的主共度时光总是很有启发性的。

但是我累了。我知道我應該在這裡好好度過時間,然而,時間過得太慢了。我不禁責駡自己缺乏信德。我在耶穌面前卻因為太累,什麼也做不了,只想著自己有多疲乏。我處於自動駕駛狀態,開始懷疑我的信仰是否僅僅是智力上的了。那是一個我腦子知道而內心卻不知曉的例子。

迅速的改变

回想起来,我不应感到意外。我一直有点学术头脑——我喜欢学习。阅读和讨论生活中重要的事情是会激荡我的心灵。倾听别人的想法和意见时总会让我停下来思考或重新考虑我们现今世界的事。

正是这种对学习的热爱,使我后来更深入地沉浸在天主教信仰中。我不愿称其为“回归”,因为我从未离开过信仰实践,但我肯定是一个肤浅的天主教徒。

在我高中毕业后的第一年,我的人生轨迹有迅速的变化。一个宗教修会接管了我成长时的教区,他们对教理讲授和福传的热情——无论是在他们的讲道中还是在他们的定期谈话中——挑战了我加深天主教徒对宗教的了解。

很快,我就成了一个极想学习和好奇的天主教学生。我学到的越多,我就越意识到我需要学习。这既使我谦卑又充满活力。

我开始参加平日弥撒和定期的圣体朝拜,并开始参与退省,还去了一个国际世界青年日。我被神父的晋铎仪式,圣油的圣礼等深深地吸引着。我经常自觉地参加这些项目。

缺失的环节?

我对自己的信仰加深了了解,并通过新闻和青年事工看到了呼召。我换了大学学位,遇到了我现在的丈夫,开始了新的职业——做母亲。

然而,在我“沉浸”的五年后,我的信仰更多的是学术而不是实践。我所获得的知识还没有开始渗入我的心灵。我做了该做的事,但我心里没有“感受到”对天主的深爱。

我一直只做需要做的事情。疲惫不堪的我从一开始就只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我向耶稣请求衪的帮助指引。我祈祷说,请增强我的信德,让我对你的爱变得真和切实。

朝拜圣体时,看见那影子渐渐变长,蜡烛在华丽的金色圣体匣两侧闪烁。我凝视着我们的主,试图让我的思想集中在他身上。

沐浴在祂的面前

当那影子在圣体匣上延伸时,有一影像开始出现在藏在我们主的玻璃板的右侧。这就像看一张维多利亚时代的旧头像,影像创造了一张侧脸的形象。

我可以认出是一个男人的头和肩膀,他低着头,凝视着左边。一些在背后的阴影形成了模糊的形状,但毫无疑问,这个人有齐肩的头发,额头上方有一些尖尖的东西。

是衪!在衪被钉十字架时。在那里,在圣体匣上,与真实的临在重叠,是我救主轮廓的阴影,在十字架上倾注衪对我的爱。我真的十分爱衪。

植根于爱

我是如此的克服和敬畏,以至于我花在祂身上的时间比预定的要多。我的疲倦消散了,我想沐浴在他内。我永远不能像祂爱我那样爱耶稣,但我不希望他怀疑我对他的爱。

十五年前的那个晚上,耶稣向我展示了一个关于我们信仰的重要真理:如果不能牢牢扎根于衪的爱,它就不会有结果。

我们须做正确的事,即使我们可能没有“感觉”得到,但更应该做出于对天主的爱的事。

Share:

Emily Shaw

Emily Shaw is a former Australasian Catholic Press Association award-winning editor turned blogger for australiancatholicmums.com and is a contributor to Catholic-Link. A wife and mother of seven, she resides on a farm in rural Australia and enjoys the spiritual support of her local catholic community.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ates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