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从事/Article

11 月 14, 2021 351 0 Late Father John Hilton Rate
从事

過你最好的生活

他所剩下的時日無多,但是若望希爾頓(John Hilton)神父選擇促長恩許,激勵數百萬人改變了自己的生活。

我的人生旅途並不順利,但從我決定跟隨基督的那一刻起,我的生活就不一樣了。有了基督的十字架在我面前,世界在我身後,我可以堅定地說,“沒有回頭路……”

在Bede’s College in Mentone的學生時代,我感受到來自內心的強烈呼喚。我在那裏有很多偉大的導師,包括歐文兄弟,他激發和培養了我對耶稣的愛。17歲那年,我加入了聖心傳教士。經過10年的研究,包括在堪培拉大學的一個任期和墨爾本的神學學位,我終于被任命了。

 與命運幽會

我的第一次約會是在巴布亞新幾內亞,在那裏我得到了一個現實的基礎,生活在簡單的人中間,有著強烈的當下生活感。後來,我被派往巴黎學習禮儀。在羅馬的博士生課程,因我的頭痛而被打斷,阻止我完成課業。很快我就明白了我的使命不是在神哲學院教書。回到澳大利亞後,我參與教區事務,並在全國幾個不同的州體驗了16個教區。我參與了兩個絕妙的運動,這兩個運動,極大培育並增進了婚姻生活 —— 聖母瑪利亞的團隊(Teams of Our Lady)和在婚姻中相遇(Marriage Encounter)

我感到很滿足。生活過得很好。但突然間,在2015年7月22日,一切都變了。這並非完全出乎意料。在過去的六個月裏,我曾數次看到尿液中有血。但現在我甚至不能排尿。半夜,我驅車前往醫院。經過一系列的測試,我收到了令人震驚的消息。我被診斷為腎癌,已經到了第四階段。我發現自己處于震驚的狀態。我覺得與正常人隔絕了。醫生告訴我,即使服用藥物,我也只能再活三年半。我禁不住想起我妹妹的小孩。我永遠不會看到這些可愛的孩子長大。

在這場危機發生之前,我一直喜歡在早晨祈禱時默想,但從那時起,我開始努力。過了一會兒,我找到了一種更容易的冥想方法。在主面前休息時,我重複了但丁的一句格言:“你的旨意就是我的和平。”這種簡單的默想形式使我恢複了我的和平和對天主的信任。但當我開始過正常的一天時,我發現這要困難得多。我經常被諸如“我不會在這裏呆太久…”之類的想法分散注意力。

 最好的建議

經過三個月的治療,我們進行了測試,看看藥物是否有效。結果是肯定的。大部分區域都有明顯的減少,有人建議我去咨詢外科醫生,切除侵犯的腎髒。我感到一陣寬慰,因為在我的腦海裏我懷疑藥物是否真的有效。這真是個好消息。手術後,我恢複了健康,重新成為一名教區神父。

這一次,我對福傳感到更有活力。不知道我能做這項工作多久,我把全部的心都投入到我所從事的每一件事上。每六個月進行一次測試。起初,效果不錯,但過了一段時間,我一直服用的藥物變得不那麽有效。癌症開始在我的肺部和背部生長,使我坐骨神經痛,使我步履蹒跚。我不得不接受化療,開始一種全新的免疫療法。這是令人失望的,但並不令人驚訝。任何一個身患癌症的人都知道事情會改變。你可以在一瞬間恢複健康,下一瞬間災難降臨。

我的一位美麗的朋友,在腫瘤科當了很多年的護士,給了我最好的建議:盡可能地過正常的生活。如果你喜歡喝咖啡,就喝咖啡,或者和朋友一起吃飯。繼續做正常的事情。

我喜歡當神父,對我們教區發生的美妙事情感到興奮。盡管旅途不再平坦,但我仍然熱愛我所做的一切。我一直喜歡舉行彌撒和主持聖道禮儀。這是我非常珍視的東西,我總是為這一巨大的特恩而感謝天主。

 超越地平線

我堅信,我們確實需要做出更大的努力,通過積極主動來扭轉前來教堂的人數不斷減少的局面。在我們教區,我們努力使星期天吸引更多的人。由于我一直熱衷于堂區的靈修,我想通過將一點修道院精神帶入我們的教區,創造一片祈禱與和平的綠洲。所以每周一晚上,我們都會舉行一台燭光彌撒,伴隨著舒緩的沈思音樂。我所做的,並非只是講道,而是誦讀反思。

其中一首歌深深打動了我,那就是馬特·雷德曼的格萊美獲獎單曲《一萬個理由(天主保佑)》。每當我唱這首歌的第三段時,我幾乎都哽咽了。

那天呢

當我的力量衰退時,末日就要來臨了

我的時代已經到來,我的靈魂將

唱你的贊歌,萬年無止盡

然後永遠永遠

我覺得這很感人,因為我們最終要做的是贊美天主,發展我們與耶稣的關系。盡管我生病了,但這是我作為一名神父,一生中最激動人心的時刻之一。這讓我想起了耶稣所說的話:“我來,為使他們獲得生命,獲得更豐富的生命。”(若10:10)

——————————————————————————————————————-

“我的丈夫不是天主教徒,只是剛剛開始了解信仰。他偶然認識了若望神父。後來他說,‘從我對這個人的了解來看,耶稣……約翰神父似乎和他一樣。知道你將要死去,並繼續奉獻自己越來越多,盡管你周圍的人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是你最後的日子……”  —— Kaitlyn McDonnell

若望非常清楚的一件事是他的人生目標。他具有絕對的動力,真正讓耶稣在這個世界上成為現實。我經常想知道,如果他沒有堅定的信仰和價值觀,會發生什麽事。這對他來說可能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但每個星期天當我們遇到他時,他都有同樣的能量。你呢不管周圍發生了什麽,他身邊發生了什麽,他有一種平靜的感覺,這是一份不可思議的禮物。——Dennis Hoiberg

我們提醒他,他有局限性,但這並沒有讓他慢下來。他是一個靈感來源,因為有一個人被告知你的時間有限。但他仍然不斷地付出,而不是被疾病克服並思考。——Shaun Sunnasy

Share:

Late Father John Hilton Rate

Late Father John Hilton Rate passed away on 22nd of September 2019 after a long and protracted fight with cancer. At the time of his death, Father Rate was the Parish priest at Henley Beach, Australia. The article is based on an inspiring talk shared by Father John Hilton Rate in the Shalom World program “TRIUMPH”. To watch the episode visit: shalomworld.org/ show/triumph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Lates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