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从事/Article

1 月 25, 2022 279 0 Luke Lancaster, USA
从事

莫驚怕

你有否讓你和生父過往的經歷影響到你未來與天上父親的關係呢?

我在佛羅里達州坦帕市出生和成長,父母是虔誠的天主教徒,自幼便在天主教的紛圍中撫養我教育我,但在我六歲的那年,一切都好像走下坡了,爸爸提出離婚,撫養權一直爭持不下直至後來父母復合,不過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

十歲那年,媽媽申請離婚並得到我的撫養權,但我仍然要定時見我父親。他有很多好的條件,是一個勤力,節儉和喜愛運動的人,但有一個不好的地方直接影響我與天主的關係,那就是缺乏忍耐力。他會在開心的時候但因我不小心打翻了一杯牛奶,就會暴跳如雷的斥責我。這種原子彈爆炸式的憤怒很影響孩子的。他們有些可能會變得漫不經心,臉皮變厚,又有些可能變得亦步亦趨,害怕犯錯。我就是後者,成長後變得猶疑不決,處事戰戰兢兢。

我們的生父本應是天父的肖像(厄弗所人書第三章十四至節十五節)無論你的生父做什麼,包括他的本質,他怎樣說話,他如何做事都應肖似天主的。我年青的時候,事事都十分謹慎,恐怕冒犯天上的父親,我害怕會犯大罪,又害怕會到地獄去。我每一個思想,每一句說話,做每一件事都害怕會錯。

舉例説,當我在溫蒂吃完一份雞肉三文治然後又想食第二份時,便會怕自己犯貪吃的罪。我思前想後,質疑到底多吃一份三文治會否犯錯,這強迫症狀使我原已細小的身軀卒之輕了二十磅。

我時常覺得原來不是錯的事竟是邪惡的。我在告解時滔滔不絕,用盡了神父在的時間。感謝天主!我有一位非常好的堂區神父,他很耐心地輔導我,但這只不過是冰山一角,天主的肖像對我來說好像很神奇怪異。實際上我當時需要的是一位既仁慈又忍耐的父輩親人幫助。在中學畢業後,我考上了佛羅里達州西南部的聖母大學,我開始懂得怎樣處理我的恐懼,我每天都去教堂,開始了解和認識我天上的大父。

有一首歌時常當我祈禱時湧現,這首是為王與國組合的歌「肩膊」“Shoulders” by “For King and Country”。歌詞「我不需要親自見到但已確信你肩負了我」。這首歌將我的思想產生巨大的變化,慢慢地我的恐懼已轉化為天主的愛了。我信天主已認了我為他的兒子,他所喜悅的。(馬爾谷福音第一章十一節)衪是一個仁慈的父親,知道我軟弱的處,正如聖詠中説天主是緩於發怒的!為此我寫了以下對天主的德敘禱文:

最溫良的聖父(列王紀上十九章十二節)

最仁慈的聖父(依撒以亞先知書四十章十一節)

最包容的聖父(瑪竇福音第七章十一節)

最甘飴的聖父(聖詠二十三章第一節)

最謙虛的聖父(路加福音第二章第七節)

最輕聲細語的聖父(列王紀上篇十九章十二節)

最喜樂的聖父(索福尼亞先知書第三章第十七節)

最支持我的聖父(區瑟亞先知書第十一章三至四節)

最充滿愛心的聖父(聖若望福音第四章第16節)

最重感情的聖父(耶肋米亞先知書第三十章二十節)

最可親的聖父(依撒以亞先知書四十三章第四節)

父,我的守護者!(聖詠九十一)

我鼓勵你們如我一般,閲讀以上這幾段經文,你們與天主的關係必會越來越近。治癒的道路會為我們打開,請與我一起踏上這路途。

讓我們謹記聖女小德蘭以下的話,她説:「天主的公義讓我內心充滿甜美的喜悅。天主既已知我們有不足之處和脆弱的本質,那我又懼怕甚麼呢?」

Share:

Luke Lancaster

Luke Lancaster is the Director of Biblical Apologetics for the website stpeterinstitute.com and writes short articles answering objections to the Catholic Faith. He lives in the Tampa suburbs of Florida.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Lates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