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传福音/Article

7 月 13, 2023 227 0 Bishop Robert Barron, USA
传福音

包容與愛

前一天晚上,我有幸參加了主教會議洲際階段其中一次的聆聽會議。我們討論的基礎是一份頗長的文件是由梵蒂岡在收集了所有世界各地天主教徒的數據和證詞後所編製的。我一直在研究和講論主教會議,我非常喜歡它交換意見的模式。但我發現自己對兩個在文件中很突出的詞彙越來越感到不安,而這兩個字也佔據了大部份的討論——即“包容性”和“歡迎”。

一次又一次,我們聽說教會對各種群體必須成為一個更具包容性和歡迎性的地方:女性、不同性取向的、離婚和民事再婚者等。但我尚未找到這兩個字的準確定義。究竟一個有歡迎性和包容性的教會是怎樣的?它會常以熱情的精神接觸所有人嗎?如果是這樣,答案顯然是對的。無論他們的背景,種族,或性取向,它會以尊重和尊嚴對待每個人嗎?如果是這樣,那麼答案是對的。這樣的教會常會以牧靈的關注去聆聽所有人的憂慮嗎?如果是這樣,肯定。但是,一個顯示出這些特質的教會永遠不會對那些想加入的人構成道德挑戰嗎?對這些表示想加入的,它會否允許他們的行為和他們選擇的生活方式嗎?它會否放棄它的特性和結構性的邏輯以遷就任何和所有來的人?同樣我明顯希望,所有這些問題的答案都是清楚的否定。用詞的歧義是一個會破壞主教會議進程的問題。

為了判斷這件事,我建議我們不要過多看重當今的文化,但要看重基督耶穌。他熱情歡迎的態度可在他讓任何人都能一起坐在同一槕子中清楚地展示出來,也就是說,他貫切地實踐——極度的違反當時的文化——不僅與義人一起吃喝,也與罪人、法利塞人、稅吏和妓女在一起。耶穌甚至把這些神聖的聚會與天上的筵席相比。在他公開傳教時,那些被認為是不潔或邪惡的人:井邊的女人,天生瞎眼的人,匝凱,被人找着通奸的女人,釘在他身邊的右盜等等,耶穌都接近他們。所以,毫無疑問,他熱情好客,親切,是的,歡迎所有人。

出於同樣的原因,主的這種包容性是毫不含糊,他每次都貫切地召喚我們皈依。事實上,在馬爾谷福音,耶穌在開始宣講時他口中說出的第一句話不是“歡迎”!而是“悔改!”給被人找着通姦的女人,他說:“去吧,不要再犯罪了”;遇見主後,匝凱應許改變他罪惡的行為並慷慨地補償他所作過不當的事;在耶穌面前,善盗承認他有罪;復活的基督要求曾經三次不認主的宗徒之首,三次去肯定他對主的愛。

簡言之,耶穌的牧靈工作在歡迎和挑戰之間,在接觸他人和召喚他們去改變之間,取得了顯著的平衡。這就是為什麼我會說他做法的特別不僅僅是“包容”或“歡迎”,而是充滿愛心。多馬斯·阿奎那提醒我們愛是“為了對方的益處”。因此,一個真正愛另一個人的人可以肯定他會仁慈地伸出援手,但與此同時,他會在必要時毫不猶豫地糾正,警告,甚至判斷。我的導師樞機主教方濟各·喬治曾被問到為什麼他不喜歡歌曲 “All Are Welcome” 背後的情感。他回應地說它忽略了一個簡單的事實,雖然教會確實歡迎所有人,但這是“按照基督的規條,而不是他們自己的條款”。

整體上,我對“歡迎”和“包容”這兩個常用的詞彙所關注的,大致是對這兩個詞彙的貫切使用,就是以情感凌駕教義,人類學和真正的神學論據,又或者換一種說法,傾向將要考慮的事情心理化。比如說,教會不禁止同性戀行為是因為對同性戀者有一種不理智的恐懼;又因為不想被人認為排外而對生活在不規律婚姻安排的人不拒絕給予聖體;又或者不允許女性領受神職是因為有一班有權勢易發牢騷的老男人不能容忍女性!對於這些每一個立場,教會都闡明了論點是基於聖經、哲學和神學傳統,每一個都得到了主教與教宗共釋的權威教導。因為它們不迎合我們當代文化的準則而屏棄這一切已解决的教義而去質疑,將使教會陷入真正的危機。我真的不相信是教宗方濟各在召開主教會議時想動搖這基礎的。

Share:

Bishop Robert Barron

Bishop Robert Barron 本文最初被發表在 wordonfire.org。經允許轉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Lates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