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传福音/Article

3 月 13, 2024 55 0 Bronwen Healey
传福音

「寶貝,回家吧」

陷入毒品和性工作的漩渦中,我迷失了自己,直到這件事發生。

那是晚上。我在妓院裡,穿好衣服準備「工作」。門外傳來輕輕的敲門聲,不是警察拍門的巨響,而是真正輕柔的敲擊聲。妓院的女負責人打開門,我的母親走進來。

我感到羞愧。我所穿著的裝束是為了這份我已經做了幾個月的「工作」,而在房間裡就是我的媽媽!

她只是坐在那裡告訴我:「寶貝,請回家吧。」

她向我表達了愛。她沒有叛斷我。她只是叫我回來。

那一刻我被恩寵所感動。我本來應該回家的,但是毒品不讓我。我真心地感到羞愧。

她把她的電話號碼寫在一張紙上,輕推過來,然後告訴我:「我愛妳。妳可以隨時打電話給我,我就會來。」

第二天早上,我告訴我一個朋友我想戒掉海洛因。我很害怕。二十四歲了,我厭倦了生活,感覺自己已經活夠了,生命已經結束了。我的朋友認識一個治療吸毒者的醫生,我三天內就得到了預約。我打電話給媽媽,告訴她我要去看醫生,我想戒除海洛因。

她在電話裡哭了。她跳上車,直奔我而來。她一直是在等待…

一切是如何開始的

當我父親在八八年世博會找到工作時,我們全家就搬到了布里斯班。當時我十二歲。我被錄取了在一所精英私立女子學校就讀,但我就是不適應。我夢想去好萊塢拍電影,所以我需要去一所專門研究電影和電視的學校。

我找到了一所以影視聞名的學校,我的父母輕易地答應了我轉換學校的要求。我沒有告訴他們的是學校也上了報紙因為他們因幫派和毒品而臭名昭著。學校給了我很多有創意的朋友,我在學校成績優異。我在很多課程上班中都名列前茅,並獲得了電影、電視、和戲劇的獎項。我的分數成績足以進入大學。

十二班結束前兩週,有人給我大麻。我說好。在放學後,我們都外出去,我又嘗試了其他毒品…

從開始是那個全神貫注完成學業的孩子,我開始螺旋式地向下沉。我仍然進入了大學,但在第二年,我和一個男人發生了關係,他是一個海洛因癮者。我記得當時我所有的朋友都告訴我:「你最終會成為一個毒癮者,海洛因癮君子。」我,另一方面,以為我會成為他的救世主。

但所有的性、毒品和搖滾樂最終都讓我懷孕了。我們去見醫生,我的伴侶仍然吸食海洛因。醫生看了我們一眼,立刻建議我終止懷孕-她一定覺得和我們在一起,這個孩子沒有希望。三天後,我墮胎了。

我感到內疚、羞愧和孤獨。我會看著我的伴侶吸食海洛因,變得麻木,若無其事般。我求他給我一點海洛因,但他只是說:「我愛你,我不會給你海洛因。」有一天,他需要錢,我設法討價還價一些海洛因作為交換。那是一點點,讓我感到噁心,但也讓我沒有什麼感覺。我繼續使用,劑量每次都越來越高。

我最終從大學退學並成為經常使用者。

我不知道我怎樣去支付我每日使用價值近一百美元的海洛因。我們開始在家裡種植大麻;我們會賣掉它並用那些錢買更多毒品。我們賣掉我們所有的一切,被踢出了我的公寓單位,然後慢慢地,我開始從家人和朋友那裡偷東西。我甚至沒有感覺到羞愧。不久,我開始在工作處偷竊。我以為他們不知道,但最後我也從那裹被趕出來了。

最後,我只剩下我的肉體。我和陌生人發生性關係的第一晚,我想把自己擦乾淨。但我不能!你無法把自己由內到外擦乾淨……但這並沒有阻止我回去。從每晚賺三佰美元並花光所有在我和我的伴侶吸食海洛因上,我每晚賺一千美元;我的每一分錢開始購買更多的毒品。

正是在這個螺旋式下沉的過程中,我的母親走進來拯救了我。她的愛和憐憫。但這還不夠。

我靈魂中的一個洞

醫生詢問了我用毒品的歷史。當我講完這個長篇故事時,我媽媽不停地哭——她對我故事的詳盡感到震驚。醫生告訴我我需要康復治療。我問:「吸毒者不去戒毒所嗎?」他很驚訝:「你不認為你是一個?」

然後,他定睛看著我說:「我不認為毒品是妳的問題。你的問題是,你的靈魂裡有一個洞,只有耶穌才能填補。」

我特意選擇了一個我自己確信不是一所基督教的康復中心。我生病了,開始慢慢地解毒,有一天晚餐後,他們召集我們所有人去參加祈禱會。我很生氣,所以我坐在角落,試圖將他們拒之門外——他們的音樂、他們的歌聲和他們的耶穌一切。在星期日,他們帶我們去教堂。我站在外面抽煙。我感到憤怒、受傷、和孤獨。

重新開始

八月十五日,第六個星期天,下著傾盆大雨——事後看來,這是上天的陰謀。我別無選擇,只能走進大樓內。我留在後面,以為天主不可能在那裡看到我。我開始意識到我人生的一些選擇是被視為罪惡,所以我坐在後面。然而最後,神父說:「今天這裡有沒有人願意把心交給耶穌?」

我記得站在前面,聽神父說:「你想不想把你的心獻給耶穌?祂可寬恕你的過去,今天的全新生活,以及對你未來的希望。」

在那個階段,我已經戒毒了,已經沒吸食海洛因將近六個星期了。但我沒有意識到的是乾淨和自由之間有很大分別。我跟神父重複了救恩的經文,一段我跟本都不明白的經文,但就在那裡,我把我的心交給了耶穌。

那一天,我開始了轉化之旅。我必須重新開始,接受天主豐盛的愛、恩寵和美善,祂認識我的一生,並把我從自己中拯救出來。

前進的道路並非沒有錯誤。我在康復中心發生了一段關係,然後我又懷孕了。我沒有將此視為對我所做的錯誤選擇為懲罰,我們決定安頓下來。我的伴侶對我說:「我們結婚吧,現在就盡力按照祂的方式去做。」一年後Grace出生了,藉着她,我經驗了很多恩寵。

我一直很熱愛講故事;天主給了我一個可以幫助改變生命的故事。從那時以後,祂以多種方式用我來分享我的故事——用言語、寫作和竭盡全力幫助那些與我曾經過著相似生活的女性。

今天,我是一個被恩寵改變的女人。我遇見了從上天來的愛,現在我想要渡過一種讓我能夠與上天的意旨合作的方式生活。

Share:

Bronwen Healey

Bronwen Healey has been sharing her story of recovery with people all over the country through talks, workshops, and her book Trophy of Grace. Article is based on the interview given by Bronwen Healey on the Shalom World program “Jesus My Savior”. To watch the episode, visit: https://www.shalomworld.org/episode/i-dont-think-drugs-are-your-problem-bronwen-heal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Lates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