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从事/Article

1月 10, 2023 525 0 Father Sean Davidson
从事

终于自由了!

当试图去寻找真理时,可以是一个漫长的冒险故事,但当真理找到你时,它会是一个极速的更新

曾经有人问荣休教宗本笃十六世,如果他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荒岛上,他会想要那本书倍伴他。除了圣经,他还选择了圣奥斯定的「忏悔录」。有些人可能会觉得这个选择令人惊讶,但我想我会同意。刚重覆读过这本书第四次或第五次,我发现自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全神贯注。这本书的前半部分讲述了他皈依的故事,很是引人入胜。

就像圣女小德兰 St Thérèse 《灵魂的故事》一样,这本书在读了几遍之后立刻变得熟悉起来,但不知何故又充满了新的启迪。圣奥斯定指导我们如何追求对灵性成长至基本的东西,即能做到认识自已。他回想起天主恩宠在工作的痕迹,以及他自己的罪孽,从他最早的记忆直到他皈依及以后。他甚至追溯到更远连他自己的记忆也无法去到的,他写下了别人告知他童年的生活。关于他婴儿时睡着觉也容易笑的小细节是特别可爱。

在第四次或第五次阅读之后,我一直在思量我在这篇短文中想与您分享的东西。这与他年轻时朋友的影响有关。当涉及到孩子交朋友的问题时,父母的警觉性永远都很难足够。我们许多人在年轻时都会彼一些任性朋友的诱惑和坏榜样而吸引,连那一点儿年轻人所有的美德也失去。奥斯定也不例外。听起来生活在四世纪与我们今天的生活也惊人地相似。

梨子和同伴

奥斯定著名偷梨子的故事说明了这一点。虽然他家中有更好的梨子而他也不肚饿,他试图在记忆中探索他偷果园的决定的背后动机。大多数的梨子最终都被扔给了猪。他当时很清楚,他的所作所为纯是厌恶公义。他是否纯粹是为了作恶而作恶?然而,这不是我们的心一般的倾向。我们内里的罪通常是对某些善的歪曲。在这种情况下,因为与一群喧闹的朋友在一起和因一想到果园主人会为这事而愤怒及一班朋友都从中得到乐趣便做这事。

这种动机是因为对友谊的意义出错了。奥斯定一个人绝不会做这样的事,但只是因为他受到了同伴的影响。他迫切希望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在他们愚蠢的恶作剧中占有一席位。友谊是天主最伟大的礼物之一,但被罪恶扭曲的友谊会产生毁灭性的影响。圣人那有说服力的哀歌揭露了它的危险,“啊!那害人的友爱,不可思议的精神诱惑,恶作剧的心理,损人的怪癖!个中绝对没有什么私利仇恨的踪迹。只要一人喊出去干的口号,人家就以有耻为可耻。”(忏悔录。卷二、九章)*。

囚禁

对奥斯定来说,他致命的毒药和导致他永远的灭亡,都是跟这类似模式的罪恶有关系。当他与同行的朋友越来越处于他所谓的”暴风友谊”中,情欲的罪也占据了他的心。在少年时,他们这班朋友,己习惯性想在淫荡中胜过其他人。他们会吹嘘自己怎样去剥削,甚至夸大他们的不道德,来互相取悦。他们现在唯一为耻的东西就是纯真和贞洁。在他十六岁时,他那虔诚的母曾严厉警告过他,要避免淫乱,远离其他男人的妻子。他随后写给主关于他怎样傲慢无视她的劝告,“这种妇人的见解,我不屑予以接受。实在,这种见解就是你的见解,而我独不识不知。”(《忏悔录》卷二、第三章)。从一两次肉体的罪开始,不久就变成了一种习惯,可悲的是对于奥斯定来说,这种邪恶的习惯后来开始觉得是必要的。初是对朋友的吹嘘,最终束缚了他的意志,在他内这种生活撑控了他。借着虚荣的渴望去给其他人留下印象,情欲的恶魔已找到了通往他灵魂宝座的门。

真理的火花

在十九岁读完西塞罗(Cicero)之后,寻找真理救赎的恩宠点燃了。这份炽热的寻找将引导他经过不同的哲学流派,诺斯替主义,以及对邪恶问题的漫长的思考。与此同时,这段历程就如那吞噬他一生的不道德性生活并行。他的脑袋向上摸索寻找光明,但他的意志仍陷在罪恶的泥潭中。这历程的高峰点,即当他内心的两种倾向最终会发生激烈的冲突时,就是在他三十二岁。就在那时,一个会决定他永恒命运的斗争——他是否会成为所有后世基督徒的明灯或者干脆消失在黑暗中——在他内炽烈起来。

在聆听了伟大的圣盎博罗削的讲道并阅读了圣保禄的书信后,毫无疑问,只有在天主教会,他才能找到他一直在寻找的真理。现在他很清楚耶稣基督是他心中真的渴求,然而他却无力打破锁住那监禁他那颗心的情欲枷锁。他在真理面前太真诚了,以至他认为自己如他不愿意死于严重的罪恶,就永远无法在基督里生活。

战争与解放

决定他灵魂之战的最后一仗是在他与他的朋友讨论关于一些杰出的罗马人抛弃一切来跟随基督之后。(现在益友的出现开始纠正青年时的错误。)渴望跟随圣人的榜样,却因仍对情欲的依付不能做到,情绪激动的奥斯定冲出房子进入花园。寻找一个独处的地方,他让悔恨和内心挫败的泪水自由地流下来。他们要证明这是洁净的泪水。

他准备好放手的时刻终于到来了。为了善,他愿意松开坚握着罪的手。不久这种神圣对灵性上的渴求克服他对肉体上乐趣的过度渴望,他听到一个孩子反复唱着“拿着读”的声音。他解释这像全能天主放在婴儿的嘴唇上的命令。他匆匆赶回屋里,拿起留在桌上的圣保禄书信,他告诉自己,他会接受他眼睛首先看到任何的说语,作为天主表达对他生命的旨意。他读到这样的:“行动要端庄,好像在白天一样,不可狂宴豪饮,不可淫乱放荡,不可争斗嫉妒;但该穿上主耶稣基督;不应只挂念肉性的事,以满足私欲。”(罗马书13:13-14)

胜利

伴随着这些圣经圣言,超圣的光芒也倾注入他的灵魂。第一次真正渴望被释放之后的片刻,他得到释放了。长久地束缚着他意志的枷锁,使其服从于激情的狂暴操控,现已被解放者基督的恩宠粉碎。他饱受折磨的灵魂被允许立刻进入天主儿女的喜乐、平安和自由中。在此整个教会的重要时刻,这个曾经在少年时因着损友被情欲所奴役的人已死去了,其中一位最有影响力的圣人突然诞生了。

多年后回想起来,圣人很难相信他曾经拥许如此微不足道的琐事使他远离主和那在基督内给予他欣喜若狂的喜乐。他就像一个宝藏递给他但仍拼命抓着无价值小饰品的人。基督教学者 R.C. Sproul 总结了所有基督徒对那天所发生的事情的重大意义的共识:“如果有任何在教会历史上肩负着整个神学历史脱颖而出的巨人,是一个名叫奥勒留·奥斯定的人,圣奥斯定。”

 

 

 

Share:

Father Sean Davidson

Father Sean Davidson is parish priest of St Joseph’s Parish and Eucharistic Shrine in Stockport, Greater Manchester, UK.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atest Articles